1. 首页
  2. 历史故事

大奖home88必发最新网站_韩馥丢掉冀州,有五个主要原因!

今天的三国成语故事见于《三国演义》第七回,发生在袁绍谋取冀州期间,相关人物分别为袁绍、逢纪、韩馥和耿武。原文如下:

袁绍屯兵河内,缺少粮草。冀州牧韩馥,遣人送粮以资军用。谋士逢纪说绍曰:“大丈夫纵横天下,何待人送粮为食!冀州乃钱粮广盛之地,将军何不取之?”绍曰:“未有良策。”纪曰:“可暗使人驰书与公孙瓒,令进兵取冀州,约以夹攻,瓒必兴兵。韩馥无谋之辈,必请将军领州事;就中取事,唾手可得。”绍大喜,即发书到瓒处。瓒得书,见说共攻冀州,平分其地,大喜,即日兴兵。绍却使人密报韩馥。

馥慌聚荀谌、辛评二谋士商议。谌曰:“公孙瓒将燕、代之众,长驱而来,其锋不可当。兼有刘备、关、张助之,难以抵敌。今袁本初智勇过人,手下名将极广,将军可请彼同治州事,彼必厚待将军,无患公孙瓒矣。”韩馥即差别驾关纯去请袁绍。长史耿武谏曰:“袁绍孤客穷军,仰我鼻息,譬如婴儿在股掌之上,绝其乳哺,立可饿死。奈何欲以州事委之?此引虎入羊群也。”馥曰:“吾乃袁氏之故吏,才能又不如本初。古者择贤者而让之,诸君何嫉妒耶?”耿武叹曰:“冀州休矣!”于是弃职而去者三十余人。

按照小说的情节发展,袁绍采纳谋士逢纪的建议,派人秘密联络公孙瓒,让其进攻冀州,然后自己又将此消息通知韩馥。韩馥不明真相,连忙召集文武商议对策。谋士荀谌认为只有邀请袁绍来治理冀州方能无忧。但长史耿武却认为此举不啻于引狼入室,后患无穷。韩馥最终拒绝了耿武的意见,冀州最终也落入了袁绍之手。

本文要介绍的成语,是耿武口中的的“虎入羊群”,意为老虎跑进羊群。比喻强大者冲入柔弱者中间任意砍杀。这也是《三国演义》作者罗贯中首创的一句成语。

小说中描述的这个故事情节,在历史上确实发生过,但过程却比小说复杂得多。据《三国志·袁绍传》注引《英雄记》载,首先提出谋取冀州的,是袁绍的谋士逢纪,他对袁绍说:“将军举大事而仰人资给,不据一州,无以自全。”对此,袁绍却非常犹豫。他表示:“冀州兵强,吾士饥乏,设不能办,无所容立。”之所以有这样的担忧,主要是自身实力不足所造成的。虽然袁绍名冠天下,影响力巨大,但军事实力却非常薄弱,连粮草供应都要仰仗韩馥。故此,袁绍对于逢纪的计策信心不足。但逢纪随即说出了这样一番话,终于令袁绍下定了决心。逢纪说:“可与公孙瓒相闻,导使来南,击取冀州。公孙必至而馥惧矣,因使说利害,为陈祸福,馥必逊让。于此之际,可据其位。”至此,袁绍谋取冀州的行动正式开始。

按照小说的描述,当韩馥得知公孙瓒进犯冀州,立刻作出了“让冀州”的决定,但真实的历史却并非如此,自参加讨董联军开始,韩馥就对袁绍充满了戒备。《后汉书·袁绍传》称:“馥意犹深疑于绍,每贬节军粮,欲使离散”,《三国志·袁绍传》中也提到,韩馥手下的都督从事赵浮就对韩馥说过:“袁本初军无斗粮,各己离散,虽有张杨、于扶罗新附,未肯为用,不足敌也。”这说明韩馥对袁绍还是采取了有效的挤压和控制手段的。等到公孙瓒大军进攻冀州,韩馥也没打算请袁绍助阵,而是想凭借自己的力量打败公孙瓒。

不过,这样的局面并灭有维持多久,冀州局势很快便出现了三个巨大变化。首先是《三国志·袁绍传》中所载的“馥军安平,为公孙瓒所败。瓒遂引兵入冀州,以讨卓为名,内欲袭馥”,公孙瓒的节节胜利使得冀州内部出现分裂,部分郡县投靠开始背叛韩馥;其次,在冀州东南方向也出现了巨大危机。《英雄记》称,刘岱给韩馥的谋士刘子惠写了一封信。刘岱在信中称:“卓无道,天下所共攻,死在旦暮,不足为忧。但卓死之后,当复回师讨文节。拥强兵,何凶逆,宁可得置。”而当韩馥收到这封信后,几乎将刘子惠处死,这说明当时刘岱的威胁并非仅仅只限于口头威胁,而是有具体的行动,令韩馥非常恐慌。

除了来自公孙瓒和刘岱的强大压力之外,此时冀州内部也出现了重大危机。《后汉书·袁绍传》中说:“馥将麴义反叛,馥与战失利。绍既恨馥,乃与义相结。”麹义这个人物,之前我在文章中曾经介绍过,是汉末骁勇善战的一员猛将,后来在界桥之战中大败公孙瓒的精锐——白马义从,其军队战力远非韩馥的将士可比。随着战场上的节节败退,韩馥的日子越发难过。

就在这一关键时刻,韩馥阵营中两大集团的态度也开始发生变化,以荀谌为首的颍川集团开始倒向袁绍。《三国志·袁绍传》中有一段荀谌与韩馥的对话(由于原文过长,这里不再引用),力劝韩馥将冀州让给冀州。而以田丰、审配为首的冀州集团一直受到韩馥的打压,对于此次冀州危机采取了冷眼旁观的态度。虽然有长史耿武、别驾闵纯、治中李历等人坚持认为不能将冀州交给袁绍,但此时的韩馥已经彻底失去了信心。之后便有了“让冀州”这一事件的发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gs/11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