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历史故事

袁氏家族的难兄难弟:草包哥哥与脓包弟弟

  草包哥哥

  在东汉末期,袁绍是名头最响的读书人,达到了名士的地步,而且是独步一时的名士。年轻的时候,曹操也与袁绍不可同日而语。

  袁绍为汝南郡汝阳县(今河南省汝南县)人,为当地世族大户。有学者说,二袁是亲兄弟,也有学者说他们是堂兄弟,为此打了不少的口水仗。

  其实,上述两种说法都对。

  袁家的发迹始于袁绍的高祖袁安,东汉章帝时做到司徒。袁绍的谱系是:袁安→袁京→袁汤→袁成→袁某(早夭,史未留名)、袁绍。袁术的谱系是:袁安→袁京→袁汤→袁逢→袁基、袁术。袁成、袁逢是亲兄弟,那么,袁绍、袁术就是堂兄弟。

  只是有些读史的人忽略了一个细节:袁绍是袁逢的血亲长子,但为庶出。袁成儿子早夭,自己也短寿,袁逢便把他的庶长子袁绍过继给袁成续宗。

  所以,从血缘上看,袁绍、袁术是亲兄弟(同父异母);从宗法上看,他们是堂兄弟。《三国志》和《后汉书》都说袁绍是袁术的“从兄(即堂兄)”,袁术是袁绍的“从弟(即堂弟)”,是取宗法说。由于袁成及其儿子均早死,袁汤的爵位便由次子袁逢继承。

   在于袁逢,袁绍本来就是庶出;袁绍过继给死去的袁成之后,属于小宗,自然被袁术看不起。关东军阀混战时,很多书生和军阀影从袁绍,袁术大发雷霆:“群竖 不吾从,而从吾家奴乎!”袁术甚至给公孙瓒写信,说袁绍非袁氏血脉。袁术对自己亲哥哥的辱骂、污蔑,即是出于宗法上的优势。

  袁绍是由叔叔袁隗(袁成、袁逢的弟弟,官至太尉)抚养长大的,但袁绍肯定继承了他养父的大笔遗产,手头阔绰,才能“爱士养名……宾客莫不争赴其庭……辎軿柴毂,填接街陌。”颇有一点孟尝君养食客三千的样子。

  结果,“内官(即太监)皆恶之”。中常侍赵忠恶狠狠地说,袁本初(袁绍字本初)这小子,沽名钓誉,豢养死士,不知到底想干什么。叔父袁隗看着也不是个事,便把袁绍叫过来训斥道,小子哎,你想让袁氏灭门呀!

  袁隗的话,一语成谶。公元190年,袁绍当了关东联军的盟主,起兵讨董卓,袁隗、袁术哥哥袁基全家二十余口在洛阳被董卓屠戮。

  因为袁绍的失败,后世的有些人,彻头彻尾地瞧不起袁绍。在我看来,终袁绍一生,总有那么一件事是值得称道的。

  也有雄起的时候

  公元189年四月,灵帝逝世,宦官、外戚火并,同归于尽。董卓进京,控制朝局,即行废立之事。尽管董卓进京,当初是袁绍给何进出的鬼点子,袁绍应负责任。但这个时候,袁绍不再糊涂了,也无所畏惧了。

   废少帝刘辩之前,董卓假惺惺地召开了一个征求意见会。袁绍在朝堂上公然顶撞董卓,坚决反对。《后汉书·袁绍列传》记载:“卓按剑呲绍曰:‘竖子敢然!天 下之事,岂不在我?我欲为之,谁敢不从……(袁)绍勃然曰:’天下健者,岂惟董公!横刀长揖径出。悬节于上东门,而奔冀州。”

  一个“横刀长揖径出,悬节于上东门”,颇有剑出三尺、流血五步的昂然气概,很是为当时的读书人出了一口恶气。

  袁绍的这个气量,当然是他的骨气,同时也是他的底气。他的底气就是他四世三公的身世、袁氏门生故吏遍天下的背景。刚刚掌权的董卓,是不太敢杀这样一个人的。

  袁绍接下来所做的事,似乎可以一“字”以蔽之——秀。

  比如袁绍领导的十八路诸侯讨董卓。

  十八路诸侯讨董卓其实也并不是袁绍的首倡。发起者是东郡太守桥瑁、奋武将军(这个头衔是袁绍“表”——推荐任命的)曹操等人。只不过当时的发起者考虑到袁绍的身世和背景,便推袁绍为首。

  袁绍统帅的关东联军“诸军兵十余万,日置酒高会,不思进取”。只有孙坚、曹操各自率领自己的直属部队,实实在在地打了几仗。整体来说,袁绍的十八路诸侯讨董卓,其实就是在函谷关以东的洛阳周围地区,开了几个月的武装派对。

  毫无疑问,关东联军讨伐董卓是正义的。董卓入京之后,擅自废立皇帝,残杀大臣,荼毒民众,举国上下皆曰可杀。

   其实,丧心病狂的董卓还是有几分自知之明的。董卓掌权之后,深知自己一介武夫,根基又浅,便大力笼络知识分子,为党锢之祸中罹难的陈藩、窦武等平反,提 拔了一大批读书人如蔡邕、周毖、伍琼、郑泰、何颙、荀爽等到朝廷做官,又任命一批读书人如韩馥、刘岱、孔伷、张咨等为州牧郡守。袁绍本来是通缉犯,董卓还 是予以赦免,任其为渤海郡太守。

  “幽滞之士多所显拔……(董)卓所亲爱,并不处显职,但将校而已。”意思是说,董卓一掌权,即提拔了一批沉沦下僚的读书人,而自己的心腹左右仅仅担任一些军职,并不进入政府掌权。不管董卓是真是假,事实上他还是重用知识分子的。

   可就是董卓重用的这批知识分子,袁绍、韩馥等起兵于外,周毖、伍琼等阴图于内,最后死于他亲手提拔、信任有加的王允、士孙瑞之手。除了蔡邕以外,没有一 个买他的账,个个要他的命。董卓死后,士女载歌载舞,全国一片欢腾。只有蔡邕为他叹了一口气,却惹来杀身之祸,为除暴安良的大英雄王允所杀。

  在历史学者们看来,这很好解释。董卓擅行废立,残暴胜过夏桀、商纣,人人欲食其肉、个个欲寝其皮是理所当然的。

  这里面的原因,我看并不那么简单,并不是政治或道义一词所能概括。这里面还有一个心理问题。

  东汉后期,宦官、外戚相互倾轧,或兴或灭,轮番执政,士人则依附宦官或外戚,而且多数依附外戚,比如袁绍依附何进。

  整体来说,宦官的品行操守、政治见解、施政纲领不如外戚。但宦官中也并非没有好人、能人,如曹操的养祖父曹嵩和灵帝时的吕强等等;外戚的贪婪残暴也并不亚于宦官,外戚中的流氓恶棍也比比皆是,比如安帝时的阎显、顺帝时的梁冀。

  有些历史学者,在谈到宦官、外戚倾轧时,总是强调宦官的变态可恶,而对外戚的残暴荒淫却轻描淡写。宦官的所作所为,很多情况下是皇帝布的局,是皇帝意志的延伸。皇权是士大夫们对抗不了的,那就把愤怒倾泻到皇帝的走狗、替死鬼宦官身上。

  既然后世没有受过宦官荼毒的人们,谈起宦官都有一种潜意识的排斥,当时自以为是、自命清高的士大夫对割掉了鸡巴、不伦不类的一类,不问青红皂白地厌恶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士人依附外戚的多,依附宦官的少,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士人们的潜意识。士人们的这种潜意识,同样折射到武人身上。

   灵帝去世后何进、张让之间的外戚、宦官大火并,使外戚、宦官同归于尽。在天下的读书人看来,这回该他们露脸了。在天下读书人的眼里,董卓武夫一个、匹夫 一个,斗大的字认不满十升,怎么能治理天下,居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呢?居庙堂之高,指点江山,那是我们这些读书种子的事。

  依老古看, 即使董卓不擅行废立、不那么残暴不仁,不那么咄咄逼人,袁绍们还是不与他合作,还是要讨伐他。董卓的擅行废立和残暴不仁,恰恰为袁绍、曹操这些读书人反攻 倒算提供了政治上、道义上的理由。一句话,俺袁绍们跟你董卓这个大老粗没完,除非你滚回西凉边鄙之地去;即使在朝中,充其量给你个校尉这样的中级军官干 干;统领百官,总理朝政,休想、没门。

  这是一种心理,而且是群体心理。这种群体心理与血统论相关联。这也就可以解释,即使掌权的外戚 是一个、一帮恶棍,士人们还是依附外戚的多。毕竟,那些外戚,是皇后、太后的老爹、老哥、老弟嘛。皇后、太后是什么人?是跟现任或已故皇帝上过床的女人。 皇帝是上天之子,皇族的高贵血统早已通过皇帝或先帝的龙根延伸到皇后、皇太后的身体上以及外戚家族里去了。

  在士人们看来,血统是可以衍生、可以延伸的。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打地洞。贫雇农的儿子,自然根正苗红,应该做接班人;黑五类的儿子应该没好人,只能下放到广阔天地去劳动。

  群体心理是一种巨大的力量,而这种心理力量通常以其最高级的形式——道义——表现出来,排斥力、破坏力排山倒海、摧枯拉朽,“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董卓这个大老粗,老古不教他,到死都明不了这个理。

  董卓死于政治、道义上的反动,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在我看来,董卓之死,是因为他踏进了群体心理的澎湃浪潮,招来灭顶之灾。

  言归正传,还是说袁绍。

  最大的军阀

  上文说,袁绍的行为就是一个“秀”字。不过袁绍的“秀”,其中也有实的成分,不然他成不了曹操的对手。

  袁绍逃离中央政府(公元189年)后,“奔冀州”,其实是逃到冀州的渤海郡(今河北省沧州地区)。董卓原是要通缉袁绍的,又考虑到处置袁绍会引起书生、军阀们的巨大反弹,便在下属们的规劝下,干脆任命袁绍为渤海郡太守。

  关东联军讨董卓时(公元190年春),袁绍的大本营在河内郡(今河南省焦作、新乡、武陟一带)。联军解散后,袁绍胁迫冀州牧、胆小鬼、窝囊废韩馥,抢了韩馥的冀州牧一职。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gs/2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