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历史故事

bf88必发官方网站开户_刘表简介:虚有其名的刘表

刘表


刘表


  刘表字景升,坐拥荆州,据有九州,地方数千里,带甲十余万。当时,北有袁绍,南有刘表,是中国强者。本可以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可是,曹操不但不 把他列入英雄之列,还轻蔑地说:“刘表虚名无实,不是真正的英雄!”直到看见孙权,大为感叹地说:“生子当如孙仲谋!刘表的儿子像猪狗。”

  本来两件不甚相干的事,曹操却把他连到一块,足见他对刘表及其后辈的蔑视。

  刘表本是个儒者,读书明理,不算是糊涂之人;他最大的缺点是遇事犹豫不决,即使他心里明白哪些事是对的,哪些事是错的应改正或不应做的,他也老是下不了决心。正因为这个原因,他总是错过好机会;对真正的隐患之事,不能及早处理,以致留下后患。

  “善善而不能用,恶恶而不能去。”徐庶曾慕刘表大名而去投靠,相见与谈,并深入了解其人,便得出这样的结论。

  刘表,字景升,山阳高平人。年轻时好结交,与名士陈翔、范滂、孔昱等人为友,时号“江夏八俊”;因他长得外表姿貌雄伟,又是名士,一看外表,令人敬慕。

   刘表是汉室宗亲,任荆州刺史,袁绍与曹操相持于官渡,绍派人向刘表求助,刘表口上答应却不派兵,也不协助曹操,而是想保江汉以坐观成败。刘表大将蒯越劝 刘表审时度势,归降曹操,刘表狐疑不决,便派韩嵩到曹操那里去以探听虚实。韩嵩回来,大力称赞曹操的威德,要刘表送儿子做人质。于是刘表怀疑韩嵩有二心, 帮曹操要自己归附,大怒,要杀韩嵩,后拷打查问韩嵩随行的人,才知韩嵩并不是像他所怀疑的那样,才没有杀韩嵩。

  东汉末年,王室衰微,群雄逐鹿,你不灭人,人必灭你,要永据一方守中立以自保过天平日子,肯定是不可能的;何况荆州本是用武之地,正如韩嵩等所说,在北方操、绍两雄相争时,刘表举足轻重,据有九州、带甲十余万的刘表如能乘其弊,是可大有作为的。

   但是纵观刘表一生,是安坐江汉以自保。曹操引兵远征乌桓时,刘备向刘表献计说:“今曹操悉兵北征,许昌空虚,若以荆襄之众,乘间袭之,大事可就也。”刘 表却认为:“我坐据荆州足已,岂可有非分之想?”等到曹操得胜回许都,刘表请刘备饮宴,说:“近闻曹操提兵回许都,势日强盛,必有吞并荆州之野心。昔日悔 不听贤弟之言,失此好机会。”刘备说:“现在天下分裂,干戈日起,机会多得是?若能应之于以后,也不足为恨。”

  显然,在一个乱世英雄的年代,刘表既然以“坐据荆州”为满足,他就不可能乘人之弊以举大事,因此,他的结果就只有一个,必然被强者吞并。

  刘表既知刘备是当世英雄,想用之以助己,也因知其英雄,恐遭其制。因此,用不用刘备,他的心情是矛盾的,即既想用刘备又怀疑刘备,刘备稍有失言,就引起他的疑虑。

   刘表与刘备到了厕所,刘备因见己身髀肉复生,不觉潸然流泪,少顷入席,刘备脸上有泪容,刘表惊问。刘备叹气说:“我往常身不离鞍,现在久不骑马,髀里肉 生。日月蹉跎,老将至矣,而功业不致,不觉悲伤呀!”刘表说:“我听说贤弟到许昌,与曹操煮酒共论天下英雄,尽举当世名士,操皆不许,而独说天下英雄,唯 使君与曹操,以曹操之权力,犹不敢居吾弟之先,何虑功业不立呢?”

  乘着酒兴,听了刘表的话,刘备自己也不觉飘飘然,失口答道:“我若 有基业,天下碌碌之辈,都不在我眼里。”刘表听了,默然无语。到席散,刘表退入内宅,在屏风后偷听的蔡夫人对刘表说:“刘备之言,甚是欺人,足见这家伙有 吞并荆州之意,现在若不除了他,日后必为后患。”刘表低头叹息。

  蔡夫人和其弟弟蔡瑁,这姊弟两人,实际上从内到外影响和控制着刘表。刘表宠爱夫人,因此,一切都顺从她。

  刘备到荆州,刘表因刘备是天下闻名的英雄,又是同宗兄弟,认为有他帮助将可巩固其荆州的政权,因此一开始颇为信任,不论国事家事都与刘备商议,对此,妻弟蔡瑁既惊而又妒忌,唯恐重用刘备将削弱自己的军权,对蔡氏不利,便使其姊蔡夫人从中进谗。

   一开始是阻止刘表不让刘备用三将戊疆,继以刘备失言要刘表除之而后快,因刘表摇头不答应,蔡氏姊弟商议后,趁刘备仍住馆舍,派兵去杀之。幸有伊籍告知, 刘备便连夜奔回新野,谋杀不成,蔡瑁又生一计,在壁间假借刘备的名写了一首反诗:“数年徒守困,空对旧山川,龙岂池中物,乘雷欲上天”并请刘表来看,刘表 一见诗大怒,拔剑恨恨地说:“誓杀此无义之徒!”

  刘表

  刘表究竟不是一介莽夫,他行数步,猛然醒悟,想:“我与玄德相处许多时,从没有见他做诗。——这必外人离间之计。”便回到馆舍,用剑尖铲去此诗,弃剑上马。蔡瑁说:“军士已点齐,可就去新野擒刘备。”刘表说:“不可造次,容徐图之。”

  刘表既然知道诗是假的,又不点明,既知是“外人离间之计”,又不查明,还说:“容徐图之”,刘表就是这样一个犹豫不决的人。

  正因刘表没有查明离间的其人其事,蔡氏集团得以继续施行其谋杀刘备的毒计,蔡瑁见其计失败,又与蔡夫人商议:即日大会诸官于襄阳,就地把刘备处理了。

  次日,蔡瑁禀告刘表说:“近年丰熟,当聚众官于襄阳,以示抚慰之意,请主公一行。”刘表说:“我近日身体不好,让二公子为我待客”。蔡瑁说:“公子年幼,恐怕有失礼节。”刘表说:“可往新野请刘玄德待客。”蔡瑁心中暗喜,派人请刘备赶到襄阳主持大会。

  刘备想要不去,又怕刘表多心,便与赵云按时赶到,在蔡瑁将要下手谋害刘备之时,又幸得伊籍密告,刘备因此得以再次逃掉。

  刘备回到新野后,派孙乾到荆州将蔡瑁设谋要害刘备的事告诉了刘表,刘表大怒,急唤蔡瑁来大骂一顿:“你敢害我兄弟!”要叫人推出斩了,蔡夫人知道后,忙来哀求,孙乾劝说:“若杀蔡瑁,皇叔肯定难以安心。”

  同样,在立嗣问题上,袁绍废长立幼,以致引起家族内讧;刘表在思想倾向上是想立长子的,但因为怕蔡夫人,因此犹豫不决,摇摆不定;一直等到他死的时候,蔡夫人终于以矫命立了幼子刘琮。

  刘表曾将他的心事告知刘备。

   有一次,两人对饮,酒酣耳热之际,刘表潸然泪下,刘表说:“吾有心事,一直想跟兄弟商量,只是没有机会。”刘备说:“兄有何难决之事?倘有用弟之处,弟 虽死不辞。”于是,刘表说:“前妻陈氏所生长子刘琦,为人虽贤,而柔懦不足立大事,后妻蔡氏所生小儿子刘琮,很是聪明。我想废长立幼,却怕碍于礼法,要立 长子,怎奈蔡氏族中的人都掌军务,日后必生变故,因此委决不下。”刘备说:“自古废长立幼,取乱之道。若忧蔡氏权重,可慢慢削弱,不可因溺爱而立少。”刘 表默然。

  对于刘表来说,既爱少子,又怜长子;既怜长子,又怕蔡氏,真是一个十足的没主意、没决断的人。因此,刘表处在那个本可大有作为的地方却没有作为,也就不足为怪了。

  刘表一直至临死才决定立嗣的事;他写下遗嘱:令刘备辅佐长子刘琦为荆州之主,但这时已经迟了。

   当时刘琦在江夏,刘备在新野,蔡夫人知道刘表不听自己的话而立长子刘琦,于是大怒,封锁了消息,不准刘琦来探病,假写遗嘱矫命,立刘琮为荆州之主。而这 时曹操已率大军临荆州城下,蔡氏集团夺权有一手,抗敌毫无办法,为求一时安,刘琮无奈将荆襄九州献与曹操,而卖荆州以求荣的结果是刘琮和蔡夫人被封为青州 刺史,刘琮母子无可奈何,在上任途中被曹操的大将于禁诛杀。蔡瑁、张允也先后都被曹操所杀。

  刘表生前曾虑蔡氏集团将因立长子而生乱,但想不到他们会这样断送荆州,由于刘表“恶恶而不能去”,导致了后患,曹操剿杀他的妻子和儿子也是他这个想做“太平绅士”的人所没想到的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gs/86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