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历史人物

hppshome88必发游戏_崔颢:​本是一个问题少年 却留下千古绝唱 是唐诗江湖里唯一让李白折服的诗人

崔颢是唐代著名诗人,崔颢以才名著称,好饮酒和赌博,与女性的艳情故事常为时论所薄。早年为诗,情志浮艳。后来游览山川,经历边塞,精神视野大开,风格一变而为雄浑自然。《黄鹤楼》一诗,据说李白为之搁笔,曾有“眼前好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的赞叹。

timg_副本.jpg

崔颢,唐代诗人,与李白生于同一个时代。当崔颢开始写诗时,彼时大唐诗坛已是群星璀璨,执牛耳者当属仙圣李杜;王勃一篇序言已经被放到初唐的压轴位置;陈子昂在幽州台上留下了怆然的泪痕;贺知章满载荣誉在百官相送下已经告老还乡;同龄人中,高适、岑参、王昌龄、王之涣也成了“边塞四大天王”,豪气冲天,气盖河山;王孟二人醉心山水田园,专攻小调,也被世人传唱。

万众写诗的年代,在李杜这样的标杆下,全面超越几乎没有可能,可就算在方寸之间胜过一招半式,也算永垂不朽了,崔颢就是这样一个诗人。史料记载,崔颢少年为诗,意浮艳,多陷轻薄,晚节忽变常体,风骨凛然。这样的转变或许并不奇怪,人总是这样,在经历无常的人生历练之后,会在某一个瞬间突然醒悟,达到一个新的意识境界。

崔颢便是如此,少年成名,宦海浮沉多年终不得志,二十年间,游历大江南北,随着对自然风情的不断领悟,对自我的认识也不断升华,而最终一改往日颓靡,诗风大振,激昂豪放,气势宏伟,更是凭着一首《黄鹤楼》名扬天下,竟让太白观而搁笔几度模仿,被后世传为佳话。

暂不论品行,单从诗作来看,崔颢的一生是有着一道明确的分界线,分界线前,多写闺乐,纵情迷性;分界线后,雄浑奔放,说尽戎旅。一位诗人的创作风格取决于自身三观的呈现,或许这条分界线正是崔颢的一场顿悟,也是他趋近成熟的人生观。

u=1715824520,637617661&fm=26&gp=0_副本.jpg

少年为诗,及冠中第辉煌一时

崔颢年少聪慧,少而能诗,十多岁时便可写得一手好诗,可他写的诗,却被时人所不齿:颢少年为诗,意浮艳,多陷轻薄。崔颢流传诗作四十余首,写妇女闺情的有十五首,细细读上几首便可知道,以“浮艳”而论实在有过其实,至少还有很多诗,内容健康向上,在艺术上也是很成功的:遇到被君王冷落的女人,他写《长门怨》:君王宠初歇,弃妾长门宫。泣尽无人问,容华落镜中。遇到沦落风尘的失足女,他写《邯郸宫人怨》:邯郸陌上三月春,暮行逢见一妇人。自言乡里本燕赵,少小随家西入秦。十三兄弟教诗书,十五青楼学歌舞。...

比起轻薄浮艳的少年郎,这些诗中所体现出来的更像是一个“妇女之友”的形象。不仅有写贵妇的,崔颢的笔下还有贫民女子:川上女,晚妆鲜,日落青渚试轻楫。汀长花满正回船,暮来浪起风转紧。自言此去横塘近,绿江无伴夜独行,独行心绪愁无尽。

崔颢早期的这些诗多以女性视角,在一个男权的社会,或许是很容易引起非议的,可他的诗中也不乏政治抱负和忧国情怀:妾年初二八,家住洛桥头。玉户临驰道,朱门近御沟。使君何假问,夫婿大长秋。女弟新承宠,诸兄近拜侯。春生百子殿,花发五城楼。出入千门里,年年乐未休。字里行间都在影射当朝权贵,针砭时弊,暗藏讥讽。

当然,对于崔颢的诗,当时也有不少正面中肯的评价,极富诗名的崔颢在二十岁前后赴长安应试,一举高中,鲜衣怒马,辉煌一时。

下载_副本.jpg

声名狼藉,无人引荐仕途无望

二十岁前后便能考中进士,无可置疑,崔颢是一个极富才华的人,按照常理来说,这样的人在仕途场上不至于混个碌碌无名的下场,而崔颢为官多年,事业上竟毫无起色,其原因也不过是在早年间,因为一首诗而落了一个“小儿无礼”的名声。当时崔颢名声渐起,超级大咖李邕听说之后,便邀请这位青年才俊到家里一叙。《旧唐书》本传里说:邕素负美名......人间素有声称,后进不识,京、洛阡陌聚观,以为古人。或将眉目有异,衣冠望风,寻访门巷。

这样的一个超级公知主动约见,对于崔颢来说,是一个可以入仕扬名的绝好机会,见到偶像,崔颢虔诚地奉上自己的诗集,头一首诗就是这首《王家少妇》。十五嫁王昌,盈盈入画堂。自矜年最少,复倚婿为郎。舞爱前溪绿,歌怜子夜长。闲来斗百草,度日不成妆。十五岁嫁给美男子王昌,步履盈盈走入华美堂室。自负着青春年少,将此生幸福全全寄托给夫婿。婚后,两人歌舞吟唱,竟采花草,幸福赛神仙。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w/13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