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历史人物

http88必发.com_赵破奴:七百骑兵灭两国 征战西域第一人 最后受到巫蛊之祸牵连而被灭族

赵破奴是西汉时期的名将,幼时流浪于匈奴地区,后归汉从军,成为霍去病军司马。数次征伐,后来因巫蛊之祸受到牵连而被灭族。可惜一代名将是继霍去病之后大汉肱骨忠臣,却含冤千古。

赵破奴:七百骑兵灭两国 征战西域第一人 最后受到巫蛊之祸牵连而被灭族


谁是汉帝国征战西域第一人?张骞?NO!张骞是发现西域第一人,是以汉帝国外交官、冒险家,以及皇家谍报人员的身份,开启了帝国的西部地理大发现。真正通过战争手段,把西域辽阔疆域划入汉帝国版图的是赵破奴。听这名字,威风凛凛,霸气十足,就知道是员能征善战的铁血悍将。在骠骑将军霍去病打通河西走廊的战役中,赵破奴脱颖而出,位居西汉名将之列。

赵破奴,原是汉匈边境上的九原郡人,今天内蒙古包头。赵破奴早年流落生活在匈奴,估计受过匈奴人欺负,痛恨匈奴人,所以取了这样一个霸气的名字。后来回到汉朝投军霍去病麾下。赵破奴见诸史书的第一个军职是“鹰击司马”。古代官职名称,既写意又威武,有“鹰击长空”之意。

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霍去病发动第二次河西战役,自率一支精锐骑兵,过居延,越沙漠,千里迂回,绕至浑邪王、休屠王背后,打败匈奴河西部队。一路跟随霍去病的赵破奴在这场战役中身先士卒,作战英勇,临阵斩杀匈奴修濮王,俘获稽且王、千骑将以及匈奴小王、王母各一人,王子以下四十一人,前后两战俘获匈奴四千七百三十人。

汉武帝奖励战功,赵破奴被封为“从骠侯”,食邑一千五百户,也就是说这些民户缴纳的粮税都归他支配。“从骠侯”,就是跟随骠骑将军的侯爵。可以说,这一战,奠定了赵破奴在汉武帝心中的地位。

公元前119年,汉武帝发起“漠北战役”,卫青、霍去病各率五万骑兵队伍远征蒙古高原,当时叫漠北。原本是想寻找单于主力决战的霍去病兵团,阴错阳差地碰到老对手,匈奴第二把手,左贤王部。这一战,霍去病大军势如破竹,风卷残云,一直打到北海,今天俄罗斯的贝加尔湖一带,把左贤王部基本打残了。作为军中悍将的赵破奴再次建功,加封食邑三百户。“漠北战役”之后,匈奴单于远遁,汉朝政府也由于战马损失较大,无力发动新的战争。汉武帝逐渐把眼光放在西域。

赵破奴:七百骑兵灭两国 征战西域第一人 最后受到巫蛊之祸牵连而被灭族

自从张骞出使归来后,经营西域成了汉武帝扩张帝国版图的国家战略。首当其冲的是楼兰和姑师这两个小国。据《汉书》记载,自玉门、阳关出西域有两条道路,一条是从楼兰傍昆仑山北麓,沿塔里木河西行至莎车,被称为南道;另一条从车师前国的王庭依天山南麓,沿塔里木河西行至疏勒,被称为北道。

楼兰,如今在若羌县境内,被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掩埋,1901年被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发现;姑师,如今在吐鲁番市,其遗址交河故城保存较好。可以看出,在西汉时期,这两个地方是通往大宛、大夏,远抵安息、罗马的重要交通枢纽。张骞回到长安之后,为中原朝野打开了一道前所未有的国际视野,“使者相望于道,一岁中多至十余辈”,出访西域各国的使节络绎不绝,一年中就有十几波使团在路上。

而西域,此时尚属匈奴的势力范围,匈奴负责西部事务的日逐王专门设置僮仆都尉,管理西域,常居现在的焉耆、和硕、尉犁一带,对西域各国征收赋税。看到汉朝染指西域,而且不断派人出使各国,匈奴人自然不愿意,常常唆使西域各国劫杀汉使,“楼兰、姑师当道苦之,功劫汉使王恢等。又数为匈奴耳目”。被匈奴控制的楼兰、姑师等国认为,汉朝离西域太远,不可能派军队过来,而且这些汉使素质太低,态度嚣张,所以对汉使越来越不当回事,王恢等外交官经常被搞得没吃没喝的。

公元前112年,汉武帝从武威、酒泉二郡分割出一部分土地,增设张掖、敦煌二郡,这就是著名的“河西四郡”,迁徙内地民众充实该地,作为进军西域的根据地。第二年,汉武帝任命赵破奴担任匈河将军,出兵直到匈河水,以驱逐匈奴,让汉使不受阻拦。而匈奴避其锋芒,并不正面迎敌,赵破奴无功而还。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w/20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