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历史人物

清廉节俭,敢作敢为 被誉为王佐、帝师之才的大唐名相--陆贽

陆贽是唐朝著名政治家、文学家。其学养才能、品德风范,深得当时及后世称赞。权德舆比之为西汉名臣贾谊;苏轼认为他是“王佐”、“帝师”之才,文辩智术超过西汉谋臣张良。陆贽工诗文,尤长于制诰政论。所作奏议,多用排偶,条理精密,文笔流畅。权德舆称其“榷古扬今,雄文藻思”。

清廉节俭,敢作敢为 被誉为王佐、帝师之才的大唐名相--陆贽

乱世能臣,救时内相

陆氏是江南的名门望族,可惜陆贽出生时,家道已经衰落,父亲陆侃曾任溧阳县令,却英年早逝,陆贽是在母亲含辛茹苦的抚育下成长起来的。不过陆贽天赋很高,大历六年(771年),年仅18岁的他即高中进士。在唐朝有“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之说,所以,这是件了不起的事情。
及第后,陆贽先后通过了博学宏辞科和书判拔萃科考试,曾任华州郑县(今陕西华县)尉和渭南县主簿。这种基层工作,很难有突出的政绩,诗人卢纶曾写过一首《驿中望山戏赠渭南陆贽主簿》,描述了他的生活状态:“官微多惧事多同,拙性偏无主驿功。山在门前登不得,鬓毛衰尽路尘中。”然而是金子总会发光的,陆贽不久就让人刮目相看。
大历十四年(779年),唐德宗继位,第二年,他派出黜陟使巡视天下。陆贽大胆地向渭南黜陟使提出了自己治国理政的建议,即用“五术”察看风俗民情,“八计”考察地方官政绩,“三科”选拔才智出众的人才,“四赋”管理财政“,六德”安定疲困的人,“五要”精减官员。他的这些见解不仅深刻、全面,而且具有很强的操作性,放在今天依然具有很强的借鉴价值。

清廉节俭,敢作敢为 被誉为王佐、帝师之才的大唐名相--陆贽

唐德宗在当太子时,就已经知道陆贽的名声,于是把他召入朝廷,任命为翰林学士、监察御史。此时的德宗急需人才,因为他的日子并不好过,“安史之乱”后,大唐王朝陷入了“藩镇割据”的泥潭中,“方镇相望于内地,大者连州十余,小者犹兼三四”,它们各自为政,不把中央政府放在眼里。建中二年(781年),爆发了魏博、淄青、成德等节度使发动的“四镇之乱”。突然纷起的战火,让德宗有些手忙脚乱,他下诏询问应敌策略。陆贽对德宗抽调空禁卫军,甚至撤掉边防部队四处救火的做法十分担心,建议说:立国的权谋,在于明察轻重缓急,根大而枝小,所以能稳固。现在幽、燕、恒、魏等州的形势和缓,重点防范的对象是李希烈,应该调回河阳节度使李芃的部队来救援东都洛阳,让李怀光解除李希烈对襄城的围困。如果京都地区防守空虚,万一有人偷袭,靠什么来防备呢?
可惜唐德宗没能听取陆贽的意见,以致爆发了“泾原之变”,被抽调平叛的军队因为待遇问题发动兵变,攻进首都长安,德宗仓皇出逃奉天(今陕西乾县),被叛军包围一月有余,几乎失陷。命悬一线之时,德宗想起陆贽的话,懊悔不已。从此他把陆贽召在身边,一切事情都要和他商量。而陆贽更是显现出了惊人的能量,机要事务的汇总、远近的调度征发、皇帝下的命令、臣子奏章的批复,其他的学士都不知从何处下笔,而陆贽却手到擒来,游刃有余,提起笔来不假思索,挥手而就,每天写数百道诏书,每道诏书都条分理析,一目了然。德宗对陆贽极为倚重,虽然朝廷外有宰相主持朝政,但陆贽常在皇宫中参与谋划决策,当时号称“内相”。
在一片混乱之中,陆贽成了德宗离不开的人。有一次,德宗从奉天出奔梁州,道路险恶难行,君臣多有失散。过了一夜,还没见到陆贽到来,德宗担心不已,坐在那里愁苦地流下了眼泪,他下诏张贴寻人告示,能够找到陆贽的人,赏赐一千金。后来陆贽终于追上队伍,德宗非常高兴,太子以下的人都来祝贺。

清廉节俭,敢作敢为 被誉为王佐、帝师之才的大唐名相--陆贽

建中四年(783年)底,奉天之围解除以后,为了扫除晦气,唐德宗决定改换年号,将“建中”改为“兴元”,同时大赦天下。中书省起草了赦文,德宗看后又派人送给了陆贽,想听听他的意见。陆贽劝他说:“值此纷乱之际,倘使皇上能仿周成王责己、汉武帝自悔之举,则剪除方镇,振奋国势,当近在目前。”说白了,就是要皇帝把赦书写成一份深刻的检讨书。于是,陆贽亲自操刀,历史上最有名的“罪己诏”之一《奉天改元大赦制》诞生了。
这篇赦书全文两千余字,以德宗的口气,坦承自己“长于深宫之中,暗于经国之务。不知稼穑之艰难,不察征戍之劳苦……天谴于上而朕不悟,人怨于下而朕不知”,国家变乱,都是自己引起的,“罪实在予,永言愧悼”。为此,宣布改元大赦,对所有参与叛乱的人概行赦免,今后“一切待之如初”。诏书热烈真挚,深沉感人,颁布后“人心大悦”,前线将土非常感动,有的听到后竟痛哭流涕,“虽武人悍卒,无不挥涕激发”。叛军的首领王武俊、田悦、李纳见到赦令后,都主动除去王号,上表谢罪。反叛势力因此四去其三,气焰大减,为此后恢复国家的安定,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在陆贽的策划和主持下,朝廷逐渐走出危局,摇摇欲坠的唐王朝转危为安,陆贽也因无可替代的作用而被后人称为“救时内相”。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w/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