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历史人物

三国黄巾军五虎将!

现在若谈起黄巾起义,就说是黄巾贼,不是吗?连范晔陈寿史书上都这么称呼的!若谈起太平天国起义,就说是长毛贼;但我以为,若只是戏谑,开玩笑的说法,倒无伤大雅,但若是真从心里认为黄巾军,太平军就是非法组织,是土匪和强盗,那就太差强人意了。

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先帝在时,每与臣论及此事,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桓灵也。

《出师表》写的很清楚了,东汉末年之乱,罪在桓灵,不在黄巾。

桓帝灭梁冀,段颎,皇甫规皆能大破什么有零羌、当煎羌、烧当羌等,应该还是有功劳的,但是桓帝最大的污点就是重用阉党,制造党锢之祸,迫害清流。

谭嗣同在绝别书中就引用了: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张俭就是著名的清流一员,而孔融其实并不是因为让梨而成名的,而是因为和他哥哥争相承担收留张俭的罪名,而名重天下,按现在的法律,叫做包庇罪,或者说是窝藏罪。

我觉得汉朝的士人非常的有骨气,因为张俭事件牵连了十数家,但是大家都宁可冒着抄家灭族的危险,也一定要庇护张俭。

真是应了论语的子曰: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在现在的人看来,杀身成仁有些可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可行也!而庇护犯罪分子,是不是有些犯傻呢?

但是,汉朝那时候非常注重节操,清操厉冰雪,不是现在的人能懂得的。

第一次党锢之祸,还相对平和,但到了灵帝,灵帝秽乱后宫,玩弄宫女,又公开买官卖官,疯狂敛财,制造第二次党锢之祸,杀害清流名士,真是祸国殃民的魁首。

其实,桓帝时,已经有了动乱的苗头,建和年间,长平陈景自号"黄帝子",署置官属,又南顿管伯亦称"真人",并图举兵,悉伏诛。又蜀郡李伯诈称宗室,当立为"太初皇帝",伏诛。又太山、琅邪贼公孙举等反叛,杀长吏。又勃海妖贼盖登等称"太上皇帝",有玉印、珪、璧、铁券,相署置,皆伏诛。又沛国戴异得黄金印,无文字,遂与广陵人龙尚等共祭井,作符书,称"太上皇",伏诛。

但是当时很多有才能的人仍在各重要岗位上,所以这些动乱被扼杀在萌芽中,但是经过汉灵帝的几番折腾,搞的天怒人怨。

于是乎,张角振臂一呼,天下响应,苍天已死,黄天当立,是因为张角的本事大过先前之人吗?我看不然!是因为起义的口号比较响亮,很有押韵吗?也肯定不是。

哪里有剥削,哪里就有反抗!这是千古不灭的真理。剥削者压迫的越剧烈,反抗者反弹的也就越狂暴。星星之火,为什么可以燎原?实在是统治者太不把老百姓当人看了。因此,关于黄巾军的性质,其实勿需争辩,农民起义的局限性是不能抹杀其正义性的。

就像李自成和洪秀全,虽然后期腐化堕落了,但不能抹杀他们起义时的正义性。只不过,时代的变化,主流意识形态的改变,会对诸如黄巾军,太平天国等起义有了新的诠释,这也是必然的。

黄巾军成了黄巾贼,太平军成了长毛贼。这里就不再辩论孰是孰非。

话说没有陈胜吴广,刘邦估计一辈子只能在县里当个小官,而项羽呢,只能去参加中原大力士争霸赛,看看能不能靠天赋神力搏一点名气,而张良就是一个谋害国家元首的穷凶极恶的通缉犯,公安部A级通缉令的名单上,是少不了他的名字的。

同理,没有黄巾起义,死肥猪董卓只能在塞外边疆玩玩胡女,杀杀胡人取乐,哪有机会在长安洛阳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而曹阿瞒看来只能给袁本初当当副手,不过按他的家庭背景,在京城夜夜嫖娼还是不成问题的,但要玩弄别人的老婆,就不是那么容易了,毕竟曹阿瞒的长相比较猥琐,想用美男计勾引别人老婆就比较难了!

而皇叔刘备看来,也只能设法把编草鞋和草席的事业做大做强,如果可以,发展成为集团化公司,自己操盘竹席业务,二弟关羽负责枣类业务,三弟张飞负责肉类饲宰售一体化。

至于江东的碧眼儿,鉴于他父亲的特长,可以子承父业往六扇门发展,做一个捕快,说不定还能有一门三捕快的美言流传江东。

因此,就算从这一点上来分析,黄巾起义的功勋也绝不能被埋没,话说,蜀有五虎,魏有五子,吴有程黄韩蒋周五老,而三国的奠基人黄巾军怎么能不选出五虎上将呢?

我以为,黄巾五虎之首应该是波才。一泓清水,暗送秋波,秋波,有云是秋天的波菜。然而,历史上的波才,却是黄巾军的急先锋索超。

黄巾五虎之首先行将军波才。

当张家兄弟还在固守大本营巨鹿时,波才已经怒而拍桌而起,挥军西向,直指东汉反动政府的首府洛阳,反动政府惊慌失措,赶忙大赦党人,组织天下精锐,剿讨黄巾军。要说波才的对手,那可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w/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