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战国历史

88必发home官网注册_美貌是致命的毒药——夏姬

  妖娆公主,初为人妇

  夏姬是春秋时代的绝色美女,是郑穆公的女儿,大约生于公元前640年或者稍晚一些时候。没人能确切描述她的美貌,她的事迹在《左传》、《列女传》、《谷梁》等古籍中皆有记载。

   柏杨《中国人史纲》说:“夏姬是一位绝色美女,从她的沧桑经历和因她引起的国际战争,我们可以肯定她一定是世界上最最具有魅力的女子之一。”的确如此, 在她身上发生的一连串故事似乎可以表明,在中国历史上,及至世界历史上,都难找出第二个人能比得上她那么吸引男人的了。夏姬的一生,可谓情色的一生。她除 了用温软的酮体诱惑男人之外,在历史文字的夹缝里,再也找不到哪怕是微如芥末的可圈可点之处了。这也是中国历史的特点,高者扬之,低者抑之。让好的更好, 让不好的更不好。即好名声给予你的是加号,坏名声给予你的是减号。这位性感尤物,因此成了红颜祸水的代名词,被卫道士们咒为“不祥之人”。我们用现代流行 的话,称她为“情人杀手”或“情色毒药”,怕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88必发home官网注册_美貌是致命的毒药——夏姬


  夏姬天生丽质,倾国倾城,绝对的极品美人。《列女传》上说她:“其状美好无匹,内挟伎术,盖老而复壮者。三为王后,七为夫人。公侯争之,莫不迷惑失意。”

   夏姬既有美丽的外表,又有内敛的气质和征服男人的本事,是春秋时最著名的美女之一。夏姬比较完整的故事记载于先秦的典籍《左传》、《列女传》、《谷梁》 中。在《诗经》和《国语》中都有所补充或印证,《史记》、《资治通鉴》更是言之凿凿,记叙犹详。她的姿容仪态,绝对是美艳不可方物。大凡物极而必反,美极 而近妖,因此,“公侯争之,莫不迷惑失意”。难怪历代文人要把红颜比作祸水了,而民间则有另类说法:“英雄难过美人关”。总而言之,就是美丽的容颜,绝对 有超强的倾城倾国的杀伐威力。

  谓予不信,且看跟她有过关系的男子便知,凡是围绕着她石榴裙转的,无一不霉运当头,下场极其悲惨。不是 死于非命,就是祸及家族,更有甚者是亡国灭种。纵使这种悲剧周而复始地发生,而公卿贵戚始终执迷不悟,乐此不疲,都想一亲她的肌肤,赢得她的芳心,可谓死 而后已。史书凿凿,她与陈灵公等三个国君都有不正当关系,故称“三代王后”;她先后嫁了七次,又称“七为夫人”;有九个男人死于她的床上采补之术,又称 “九为寡妇”。

  那么,就让我们掀开夏姬妖娆的面纱,走向英雄争霸的春秋舞台。

  夏姬约出生于公元前640年前后的 春秋时期,是郑穆公之女。郑国是春秋时的诸侯国,其建国者为周厉王少子即周宣王庶弟郑桓公姬友。都于新郑,辖地大致为现在的河南新郑附近。到她的父亲郑穆 公继位,已呈衰世气象。郑国处四战之地,无险可据。郑穆公在位时,秦穆公晋文公楚庄王为争夺诸侯霸权,经常发兵攻打郑国。历史上有名的郑商人弦高劳秦师 后,急告求救而退秦兵的故事,就发生在郑穆公时期。

  夏姬在史书上没有留下正式的名字,当时的女子,称呼有从父的,也有从夫的。之所以被称为夏姬,就是因为成年后,她嫁给了陈国公族夏御叔。而姬一方面是她的姓,还有一层意思是春秋时期对公主的普遍称呼。

  可惜夏姬的操守与她的美貌南辕北辙,为后人诟病。她的艳名播多远,其狼藉的声名也就播多远。父母没有办法,在她18岁那年,把她远嫁到了陈国。

   夏姬的第一任丈夫是陈国(今河南淮阳)公族夏御叔。夏御叔是陈定公的孙子,他的父亲公子少西,字子夏,所以他就以“夏”为姓,官拜司马之职,相当于后来 的国防部长。由于他是国君的孙子,因此食邑于株林。株林是陈国最富庶之地,风景优美,气候宜人。夏御叔就在株林建起了大片山水园林式的豪华庄园,呼朋唤 友,斗酒作乐,与夏姬过着神仙似的闲散生活。

  一般是十月怀胎,而夏姬嫁人不到七个月就产下一子。人们风言风语,说这早产儿不是夏御叔 的儿子,多是夏姬从郑国带来的野种。夏御叔虽然有些怀疑,但是夏姬风情万种,她惊人的美丽几近乎妖,夏御叔惑于美色,早丧失了最基本的判断力。也便没有勇 气甚至根本就不想去深究事情的真相,就乐颠颠地给这孩子取名夏征舒,字子南,昵称夏南。夏御叔请同朝为官的宾客到株林庆贺,同为大夫且是好友的孔宁、仪行 父自在邀请之列。

  夏御叔也算事业顺利,家庭美满。因此,在一段时间里,他对自己的生活相当满意,三口之家其乐融融。但是,色是刮骨钢刀。夏御叔虽孔武有力,体魄强健,毕竟经不起夏姬采补之术的长期损耗。结果在征舒12岁时,夏御叔壮年而逝,成为夏姬花下的牺牲者。

  丧期过后,夏姬便送征舒到城内从师习艺,自己仍旧居于株林山庄。孔宁、仪行父早垂涎于夏姬美色,心中念念不忘。先前碍于夏御叔在,不敢唐突,现在夏御叔死了,孔宁和仪行父便借机大献殷勤。

  无良君臣,朝堂风月

   孔宁正愁没有借口接近夏姬,陈灵公却派给他一个好差事,让他代表朝廷慰问寡居的夏姬,这让他有了可乘之机。孔宁心花怒放,屁颠屁颠地到了株林。慰问完 毕,已近薄暮。夏姬出于礼节,自然要设酒摆宴招待孔宁,酒壮色胆,孔宁便在酒桌上言语挑逗夏姬。夏姬的美艳与风情,特别是床笫之间的旖旎风情,使得孔宁沉 醉不能自拔。孔宁藏不住独乐乐之心,便忍不住向仪行父炫耀。仪行父不信,孔宁就把一件绣花裤头(绣裆)拿出来,说是夏姬送给他的,以夸示于仪行父。

   仪行父像吃了酸葡萄,非常羡慕和嫉妒,也便不甘示弱,有事没事常去株林,千方百计勾引夏姬。夏姬见仪行父身材高大,鼻准丰隆,风流倜傥,比孔宁有风度多 了,也喜欢上他了。遂许与私会,交合甚欢。仪行父又知心疼女人,广求春药以媚夏姬,夏姬对他越发倾心,也就冷落了孔宁。

  孔宁知道自己 受冷落的真相后,心怀妒忌。于是心生一计,向陈灵公盛赞夏姬的美艳,说她是天下最美的女人。他举荐的目的,就是要让灵公把夏姬夺走,以此报复仪行父。陈灵 公将信将疑,哂笑道:“夏姬的艳名久已听到,但她都奔四十的人了,纵有风情,恐怕也是三月的桃花,已经没有美艳了!”

  孔宁忙怂恿说:“主公有所不知,夏姬天赋异禀,熟谙房中之术,容颜鲜嫩,姣如十七八岁女子模样。年龄虽快四十,风情却更加成熟,最让男人销魂。”灵公本就轻佻惰慢,耽于酒色,一听,欲火焚心,恨不得立马就能见到夏姬。

   次日游幸株林,只叫孔宁跟着。孔宁提前送信到夏家,夏姬穿着礼服出迎,她对灵公说:“不知主公驾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其声如黄莺,呖呖婉转。灵公 视其容貌,仍是云鬟雾鬓、剪水秋眸、肌肤凝雪,比天仙还要美丽,六官妃嫔罕有其匹。况夏姬出身君侯世家,风范礼仪,举止进退,自是中规中矩,让人觉得尊贵 无比。灵公心上愈加倾慕,饮酒中间,灵公目不转睛,夏姬也流波送盼,娇羞满面。酒带痴情,又有孔宁的怂恿,灵公早已方寸大乱,不时以亵语挑逗。夏姬是一个 虚荣浅薄、最会迷惑男人的女人,自然百般迎合国君的情意。

  是夜,灵公拥夏姬入帷,解衣共寝。后宫粉黛,无人能及,天生尤物如此,令人身心俱醉。陈灵公这才领略夏姬的魅力,他说:“寡人虽遇天上神仙,亦只如此矣!”

  大臣泄冶是朝中的正人君子,他对灵公屡次劝谏,但灵公怎会听。泄冶又找到孔宁、仪行父二人,指责道:“作为臣子,宜抑恶扬善,宣扬国君的善政。你二人却不然,千方百计诱导君王,以行不良。千古佞臣,有以是乎?”

   孔宁和仪行父便找机会,诋毁泄冶,唆使灵公干掉泄冶,除去眼中钉。泄冶毕竟是忠君的,灵公于心不忍,所以不言明如何处置。孔宁、仪行父窥见灵公暧昧,他 们就故意理解为是灵公默许,很快就派人刺杀了泄冶。灵公知道后,也不予追究,实在是纵容其行为。从此,朝臣们噤若寒蝉,谁都不敢再提。

  孔子评价泄冶说:“以区区之一身,欲正一国之淫乱,死而无益。”也就是说,整个国家都为夏姬疯了,众人皆醉我独醒,一死岂能正风化?

  自泄冶死后,君臣更加无所忌惮,公然不避国人。国人遂作《株林》一诗以讽之。诗曰:

  胡为乎株林?从夏南兮?

  匪适株林,从夏南兮!

  驾我乘马,说于株野。

  乘我乘驹,朝食于株。

  这首诗的讽刺意义十分明显:为什么总往株林去?难道是去看夏南?看夏南一定要往株林去啊,名义上果真是去看夏南。乘车催马啊,赶去株林再休息。乘车催马啊,赶去株林吃早饭。

  夏南游学于外,只有假期才能回家。因此陈灵公频繁地往来株林,只是假夏南之名,私会夏姬罢了。

  夏南弑君,战乱迭起

  史书记载,夏征舒生得粗壮伟岸,多力善射,颇有乃父之风。陈灵公为了取悦夏姬,立刻任命夏征舒承袭了他父亲生前的所有官职与爵位,成为陈国的司马、卿大夫,执掌兵权,显赫一时。

   夏征舒因感激嗣爵之恩,一次在家中设宴款待灵公。夏姬因其子在座,初时还知道略避嫌疑,等到酒酣耳热,便开始忘形了。君臣之间又互相调侃嘲谑,放浪形 骸,毫无人形。夏征舒年轻正直,对他们的丑陋表演深恶痛绝。便起身离席,退入屏后,偷听他们说话。三人便对夏姬动手动脚。灵公居然当着夏姬的面,对仪行父 说:“征舒看着健壮伟岸,有些像你,莫不是你的儿子?”仪行父笑道:“征舒两目炯炯,极像主公,是主公的种无疑。”孔宁从旁插嘴:“主公与仪大夫年纪轻, 生他不出,他的爹爹极多,是个杂种,便是夏夫人自己也分不清了!”三人说完,得意地拍掌大笑。

  夏南听到这里,愤怒在心,君臣肆无忌惮 的调笑,奚落,把一个男人的忍耐度推向了极限,一时羞惭得无地自容,不禁怒火中烧,血气上涌。夏南做了个单胆大的决定,就是杀掉这三个淫贼。他借故将夏姬 叫出,锁于内室,自己从便门溜出。找来家中的武士射手,自己也戎装披挂,团团围住府第,口中大叫道:“快拿淫贼!休要走了这三个无耻之徒。”

   灵公三人还在满口腥秽,和夏姬调笑,听到人声嘈杂,始感到大事不好。陈灵公跑入内室,企图向夏姬求救,哪知门已上了重锁。他一下子着急了,急向后园奔 去。早已被羞辱的怒火腾腾燃烧着的夏南,一路紧追不舍。灵公跑到东边的马厩,想从矮墙上翻过去,夏南弯弓搭箭,却因紧张,没有射中。灵公吓得胆都破了,急 忙钻进臭气熏天的马厩,想藏在里面,马群嘶鸣不止。他又撤身退出,夏南刚好赶到,一箭射中灵公当心,淫乱一世的灵公即刻死于马厩之下。

  孔、仪二人比较聪明,见灵公东奔,知道夏南必然追赶,就向相反方向逃跑,从狗洞里钻出去。他们也不敢在陈国呆了,一直南奔,仓皇逃到楚国避难去了。

  这件事发生在公元前599年的夏天,这时的夏姬,已是36岁的人了。

   夏南随即率兵入城,谎称陈灵公酒后急病归天,立世子妫午为君,史称陈成公。当时周室国力一天不如一天,诸侯国称王图霸成风。夏南弑君,实力雄厚的诸侯国 都认为自己有义务讨伐“不义”。夏南害怕诸侯国兴师讨伐谋逆之罪,就请陈成公依附晋国,寻求保护。在一定程度上,这也是当时小国自保的方式了,但也很容易 成为大国之间政治交易的牺牲品。

  自古奸情夺命。夏姬的淫荡,最终给她的亲人和她的国家带来了无尽的灾难。此时的楚国已经由被人鄙夷的 蛮夷之国变成了实力最强的春秋五霸之一,楚庄王有雄心壮志,正与秦穆公晋文公争夺霸主之位,同时也恼恨陈郑等中原小国三心二意,表面附楚,背后却与晋有交 易。早有攻灭陈国,展示霸权的计划,只是没有借口。现在好了,声讨“乱臣贼子”,恰是一个理想的发动战争的堂皇理由,其它诸侯国也无话可说了。

   本来,夏南弑君,陈国的民众也不大计较,因为大家都知道陈灵公荒淫无道,百姓都不拥戴他。但面对外敌入侵,也做殊死抵抗,终因国小力微,不是强楚敌手。 更何况陈灵公虽然声名狼藉,总归还是国君,夏南弑君是不争的事实。大臣们便把一切罪名推在夏南身上,打开城门,与楚军签订城下之盟。大夫辕颇遂带领楚军到 株林去捉了夏南、夏姬等人,送到庄王跟前。庄王便在夏姬面前,把夏南施以“车裂”之刑,夏南就这样悲惨的死去。夏南死后,夏姬则被带到楚国。陈国也跟着遭 殃,楚庄王杀了陈成公,把陈国的土地和臣民并入楚国的版图,变成楚之一县。楚庄王召见夏姬,见她如花似玉,对答委婉,语言详雅,不觉心志迷惑,欲纳为妃。

  而被夏姬迷住的,除了庄王,还有朝中重臣屈巫,平陈将军子反。这一切只说明一个事实,那就是夏姬确实有着毒药般的美丽。她的魅力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能掀起风雨。

  君臣竞美,妖姬惑众

   听说楚庄王不顾帝王尊严,执意要迎娶声名狼藉的夏姬,这下可急坏了屈巫。急忙上殿面君,斗胆进谏:“大王兴兵,讨伐不义。是因为灵公淫乱,而罪魁祸首就 是夏姬,如今却要纳祸首为妃,实在说不过去。人们会抨击你兴兵的目的,是贪色,贪色就是淫荡,淫荡是大罪,这样是以义始而以淫终。这样会让诸侯取笑,对霸 业不利。还望大王三思而行。”楚庄王考虑再三,毕竟霸业重要,遂放弃了娶夏姬的念头。

  将军公子侧一直垂涎夏姬美色,他一看机会来了, 赶紧跪请:“儿臣多年征战在外,就请赐给我作为侧室吧!”屈巫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忙斩钉截铁地说,“不可!”公子生气道:“你反对我娶夏姬,是何缘 故?”屈巫振振有辞道:“此妇乃天地间不祥之物,子蛮因她而死,御叔因她而死,孔宁、仪行父因她而逃,灵公夏南又因她下场悲惨,陈国也因为她而灭亡。你看 看吧,凡沾惹上这女人的,有一个有好下场的没有?天下美人那么多,她命中克夫,还是不娶她的好。”

  楚庄王表示同意然,拒绝了子反的涕泣请求,子反也不敢言娶了。因为在当时楚国巫祝成风,楚庄王和子反都深陷这种吉凶说法的泥淖,即便一百个不愿意,也不得不打消这个想头。

   但公子子反心思敏感,他怀疑巫臣另有企图。因为他发现巫臣游离的眼睛里燃烧着爱情的火焰。事实证明他的想法是正确的,屈巫之所以极力反对,纯粹是为一己 之私。公子侧后发制人道:“你说大王娶不得,我亦娶不得,难道你想娶她不成?”巫臣为自己辩白说:“这是什么话,我怎么会有这种邪恶的念头,我只是一心为 国家而已。”巫臣用冠冕堂皇的词藻来掩饰自己的私心。就这样,君臣三人为了夏姬,争闹不休。其他人也有觊觎夏姬美色的,但顾忌到巫臣说的那些话,就不便再 参加争抢了。

  庄王最后说:“物无所主,人必争之”,要是她没有主,大家必然相争,到时肯定会出闹出乱子的。大夫连尹襄老刚好新近丧偶,赐他为妻就能解决这个问题了!

   真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屈巫万没料到结局会是这样,白费了一番心思,不禁十分懊恼:“可惜,可惜了!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老贵族连尹襄老,算是白 捡了一个大便宜,陡然交了桃花运,高兴的忘乎所以。一年后,晋楚交战于,楚国大胜。但襄老却战死疆场,尸体也被晋国屈辱地掳走了。这似乎再一次证明了夏姬 是一个不祥的女人,她的存在只能给人带来厄运。

  襄老的儿子黑要(前妻所生)怕国人打夏姬的主意,便不顾父丧在身,也不在乎夏姬是否不祥,近水楼台,迫不及待地占有了夏姬。《左传》是这样记载的:“其子黑要焉”。就是因为这句话,后世多数论者都以“私通”、“乱伦”视之,实在不知春秋其实有这种风俗的。

  其实在古代,父亲死后,儿子有优先权娶生母以外的诸母为妻。这个制度源于奴隶制社会,曾经是符合上层社会道德规范的制度与习俗。《左传》中多有实例。如晋献公“于齐姜,生秦穆夫人及太子申生”。

   是合法婚配,所生子女的都享受应有地位,能够立为诸侯世子或嫡夫人。而“私通”所生子女则受到社会歧视,属于非法。子娶父亲的妾,有时并非完全出于男方 的意愿,而是贵族集团出于宗族利益考虑的结果,如宋国公子鲍之娶襄夫人,公子鲍为其庶孙,后来襄夫人派人杀死嫡孙昭公,立公子鲍为宋君。这些都可以作为证 明。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夏姬与黑要的关系在当时应该是一种正当的婚姻关系,不是私通,更不是乱伦,但这种婚姻在效力和规格上又远逊于明媒聘娶的婚姻,它是介于明媒聘娶的婚姻与自由姘居之间的。春秋时期有一种风俗,寡妇可以自由与人姘居。

   但问题又来了,襄老战死后,夏姬新寡,黑要作为襄老之子,不去想方设法接回父亲的遗体,在晋任其受辱,却公然跟夏姬出双入对,违背了传统的孝道,为人不 齿。楚国人本来就对夏姬“不祥”、“淫乱”的名声十分厌恶,现在又多了一条攻击夏姬的借口,自然火力迅猛。她成了全国人攻击的对象。口舌杀人,众人的唾沫 在她的门前汇集成汩汩水流,夏姬感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她在楚国过的十分不如意,于是强烈要求返回自己的祖国。她毕竟是国君的女儿啊!在楚为荡妇,在郑 却贵为公主。

  时刻关注于夏姬的巫臣,发现自己的机会来了,便利用他在楚国的权力为她安排好了一切。他设计了一个计划,要夏姬先找个借 口离开楚国,回到她的娘家郑国,然后自己再想方设法离开楚国与她会合。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巫臣多次与夏姬私会密期,商量细节。当然,其间少不了威逼利诱, 但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信誓旦旦的向夏姬保证,将会娶她为妻:“归,吾聘女。”夏姬这时正心中烦恼,又是人尽可夫的荡妇性情,自然答应与他逃离楚国,从此生活 在一起。

  在屈巫的安排下,夏姬便向楚王提出,她想回到郑国,通过郑国与晋国的友好关系,要回楚之功臣襄老的尸体。为配合这次计划,屈 巫又暗中派人通知郑国国君姬坚,到楚国迎接他的姐姐。楚庄王不明就里,竟然还和巫臣商量可否释放夏姬,巫臣自然装出十分认真的样子,编出十分认真的理由, 说明夏姬此行有十分的必要性。楚王虽然心里不太乐意,但还是在屈巫假公济私的力劝声中,将她送回郑国去了。

  夏姬的故事,似乎至此可以画上句号了。也许是岁月不饶人,折腾了大半生,大概也想过上一段平静的生活吧,她期待着和屈巫的幸福生活。这样一直到她50岁生日的时候,史书上再也没有传出她的绯闻。也许有,像夏姬这样的绝代妖姬,身怀异禀之姿,哪能甘心过平淡的生活?

  使臣挂冠,红颜祸水

   公元前589年,晋国与齐国在鞍邑(山东历城)爆发一场大战,在历史上被称为“鞍之战”。齐国大败,不得不向楚国寻求结盟。经过权衡天下形势,前584 年,楚庄王决定派大臣去齐国缔结盟约,以抗强晋霸秦。屈巫曾多次出使诸侯国,有着丰富的外交经验,便自告奋勇请缨前往。

  屈巫领命归 家,心里十分高兴,经过一番精心准备,他托言先到新邑收赋,大张旗鼓地将家属亲眷及很多金银财宝,装载十余车陆续出城,安置在自己的封地新邑。随后自己乘 轺车出发,但他并没有奔往齐国,而是绕道郑国,谎称自己奉了楚王的命令前来跟夏姬结婚。楚为郑的盟主之国,当然不能违抗了。何况郑国国君姬坚正为夏姬的艳 名所困,欣然同意。

  巫臣终于实践了自己的诺言。从巫臣14年来的执着追求与用情之深,可以想象夏姬的美艳。而此时的夏姬都已50出头 了,这个年龄段的女人魅力依旧,让人如痴如醉。居然使谋略超群的屈巫竟也做出疯狂举动:不惜放弃整个家族,舍高官、辱君命、背叛祖国,与之私奔。从古至 今,鲜有其匹,无与伦比。夏姬堪称历史上最有魅力的女人。

  欢乐过后,夏姬问屈巫:“此事楚王知不知道?”屈巫说道:“今日得谐鱼水之 欢,大遂平生之愿。楚国是回不去了,当与夫人别寻去处,偕老百年,足矣!”夏姬说:“原来是这样。夫君既不回楚,那使齐之命,如何交差?”屈巫说:“齐, 新败于晋,吾不处不胜之国,如今能与楚抗衡的,就只有晋国,我与你奔晋如何?”夏姬自然同意。

  第二天一早,巫臣上书,向楚王辞谢:“蒙郑君以夏姬为臣妻室,臣不肖,遂不能推辞。恐君王怪罪于我,暂时去了晋国,使齐之事,望君王另遣良臣,死罪!死罪!”巫臣终于得偿所愿,带着夏姬投奔晋国去了。

   巫臣是楚国有名的智囊人物,在诸侯之中以富于谋略闻名。晋景公曾以之战兵败于楚为耻,闻屈巫来,非常高兴:“此天以此人赐我也。”即日拜为刑大夫,并赐 给土地。巫臣与夏姬自此安居于晋,生活优裕,就不再有关于她的绯闻了。巫臣为了夏姬,可谓想千方设百计,克服重重困难,终于达到目的。

  假使事情到此为止也算是不错的结局,但天下事总是悲剧多,喜剧少,庸人多,智者少。巫臣为了夏姬,轻弃家国,令楚人匪夷所思。君臣上下,都有蒙羞受骗之感。想不得吞灭诸侯的强楚竟被自己的大臣玩弄于股掌,竟然蒙在鼓里十余年之久,这完全践踏了一个大国的尊严!

   但大国岂可轻侮!楚庄王醋意大发,一直想占有夏姬的子反也趁机煽风点火,对巫臣进行恐怖的报复。公子侧联合曾与巫臣结怨的公子婴齐(字子重)率兵抄没了 屈巫的家,将巫臣留在楚国的家族不分男女老幼全都杀掉了。并且迁怒于他人,把曾经与夏姬颠鸾倒凤的黑要一并杀掉。怎一个惨字了得?

  家 族尽诛,噩耗传来,巫臣悲愤交加,都不想活在这个世上了。他拿起戈矛刺向自己的身体,以此发泄愤懑与痛苦。夏姬紧紧地抱住他,不让他自杀。呜呼,夏姬当时 已经半老徐娘了,却使屈巫付出抄家灭族的代价。她深感对不起巫臣,直骂自己是祸水,要巫臣杀了她。巫臣反过来不得不安慰夏姬,这就是夏姬的魅力。

  巫臣发誓与楚势不两立。为了报仇,他怒火满腔地写了两封分别寄给公子侧和公子婴齐的信,谴责他们滥杀无辜,并声言要血债血偿。他在信中诅咒说:“我固然有罪,但我的家族是无辜的,他们并没有背叛国家,你们如此凶残,我要使你俩付出应有的代价。”

  两位王子对巫臣的诅咒嗤之以鼻,但实际上他们低估了巫臣的智慧、能力,和巫臣厉行复仇的决心。巫臣的报复则是竭力培植吴国的作战能力,使之成为楚国的大敌。在他的努力下,楚国的后方也就成为前方了。

   巫臣向晋君献出“联吴制楚”的战略,晋君同意了这个决定。于是巫臣两次出使吴国,使晋吴两国结盟。随后,巫臣的儿子巫狐庸便率领一支庞大的援吴军事教练 团,前往吴国组织和训练吴国的军队,培训其军事能力,教授他们如何使用马匹、战车、弓箭和各种战略战术。“与其射御,教吴乘车,教之战阵,教之叛楚。”几 年之后,吴国很快强大起来,不但阻止了楚国的东进,更成为楚国背后的致命敌人,楚国第一次面临本土有被攻击的威胁。

  从此之后,楚国从 此陷入与吴国无止境的战役中。公子侧和公子婴齐也就常年奔波在防御的道路上。公元前574年,吴楚交兵,吴国士气旺盛,捷报连连,楚国边境的三个城池相继 陷落,东南边境全部残破。这时晋国也乘机向楚国发起军事攻势,楚国两面受敌,情况非常严峻。晋楚两国大军在河南鄢陵决战,楚军又遭败绩,统帅公子侧自杀。 而公子婴齐则死于跟吴国作战的道路上,楚国的力量被消耗殆尽,霸主地位受到严重动摇。

  两位王子的死并没有让楚国从噩梦中摆脱出来,更 大的灾难在等待着他们。几十年后,又一个楚国人伍子胥,被楚王逼反,历尽艰辛逃到吴国。于公元前506年,再次率领吴军向楚国发动了历史上空前规模的军事 总攻。楚军溃败,首都陷落,楚国几乎灭亡。楚国从此彻底沦为二流国家。

  巫臣和夏姬到了晋国后,过了一段幸福的生活,生了一个女儿。这 个女儿长大后,由晋平公亲自做主,许配给晋国的贵族学者叔向。他们不久有了一个儿子,儿子出生后,叔向的母亲来看,她认为这孩子的哭声是一种不祥的声音。 果然,这个儿子长大后,在政治斗争中成了牺牲品,还落得个家破人亡。

  追根溯源,这都是夏姬的美丽惹的祸。

  夏姬是 春秋时公众瞩目的人物,也一直是各国君臣追逐的对象,但她的美却是毒药。在群雄林立争霸的春秋乱世,身处于列强夹缝中的小国女子,其命运不能由自己决定, 夏姬的一生注定要在各种男人间周旋,饱经沧桑。也许正是她颠沛流离的传奇,才被人们念叨了数千年。古今中外可以和夏姬相提并论的只有一人,那就是古希腊美 女海伦,她们二人的命运看起来也比较类似,围绕着她们都爆发了一系列的战争和流血事件,影响了历史的进程。

  有鉴于此,后人有诗感慨:

  夏姬好美,灭国破陈。

  走二大夫,杀子之身。

  贻误楚庄,败乱巫臣。

  子反悔惧,申公族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zg/3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