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战国历史

home88必发游戏电脑版_晋献公生平简介 晋献公人物历史事迹

晋献公(?—前651年),姬姓,名诡诸,是春秋时代晋国君主,在位26年。

前677年其父晋武公去世,献公立。诡诸继任晋公之初,一方面和虢国国君朝见周王并受赏赐以提高个人声望,一方面采纳大夫士蒍计谋使群公子互相残杀进而全部消灭以利君权巩固。为加强国家武力,将军队扩充为二个军(一军为一万人,一说是一万二千五百人)。

献公五年(前672年),兵伐骊戎,取骊姬姊妹二人入宫,并予宠爱。

献公六年(前671年),桓庄后裔渐成盛族,献公担忧危及君位,大夫士蒍进谏说:利用桓庄之族杀尽富豪家族,而后方可除桓庄众公子。献公便命士蒍伺机治处,士蒍蛊惑群公子去除诸富户。七年,唆使桓庄诸公子杀富户游氏二子,士蒍进告献公:“可矣!不过二年君必无患”。八年(前669年),煽动群公子尽杀游氏全族,士蒍筑车厢城集桓庄之族聚居。同年冬,献公兵刃车厢城,围杀群公子。九年(前668年),献公命士蒍扩建旧都以深其宫,是为“晋都”。

献公十二年(前665年),骊姬生子奚齐,献公意欲废长立幼,立奚齐为太子,于是说:曲沃先祖宗庙重地,蒲交界秦国,屈接邻翟人,无诸子防守,很不放心。便命太子申生驻曲沃,公子重耳守蒲,夷吾守屈,三人被迫离开都城。献公共八子。申生、重耳、夷吾颇有才行。献公自宠幸骊姬后,日益冷漠此三人。

献公十六年(前661年),献公分晋军为上、下二军,献公率上军,命申生将下军,兵伐霍、魏、耿三国。申生灭霍(今山西省霍州市一带)而归,献公仍令申生返曲沃,大司空士蒍对申生说,“分之都城,而位以卿”,诚恐难以继位,不如远走避祸。申生不听。十七年(前660年),献公令申生出兵东山,大夫里克谏献公说,“古来之制,太子君行则守,有守则从,从曰抚军,守曰监国”,率师出征“君与国政所图也,非太子之事也”。献公却说,“寡人有子,未知其太子谁立。”里克只得无言而退。申生遂灭东山皋落氏。

献公十九年(前658年),晋国向中原扩展,位于黄河两岸的虢国首当其冲,献公说:进攻虢,必经虞,怎么办?老臣荀息献计:以北屈骏马,垂棘碧玉贿买虞君,便可假虞道伐虢。献公听荀息谏议,命荀息出使虞。虞君接受礼物,同意晋假道,晋军经虞夺虢之下阳(今平陆县境)。

二十一年(前656年),骊姬每每诋毁申生,离间献公父子。申生把祭礼的贡品献给献公,骊姬把毒药放入贡品,药死小臣和猎犬,反诬申生谋害献公。献公恼怒万分。申生闻讯,逃往新城。有人对申生说:毒药是骊姬放的,太子何不在献公面前申辩?申生说:现在献公十分恼恨,言辞之辩有何用。有人劝说申生远走避祸。申生说:杀君、杀父之人,谁还肯收留!看来,我只有以生命洗刷冤情。同年12月,申生自杀于新城。公子重耳、夷吾得知惨祸,返绛都探明原委。骊姬惊恐,急告献公:“申生之药胙,二公子知之。”重耳、夷吾得知,匆匆返蒲、返屈。二十二年(前655年),献公恼怒二公子不告而走,认定二人果然与申生同谋,便兵伐蒲、屈两地。重耳出走,投奔翟。翌年,夷吾也出走梁。同年,献公再借虞道伐虢。虞大夫宫之奇谏阻虞君:虞与虢国,忧如唇、齿,唇亡则齿寒,虢国灭亡,虞也不能幸存,一次借道已铸成大错,万万不能一错再错许诺晋国。虞公不听,仍允借道。同年冬,晋灭虢国,虢公逃亡。晋军回师,突袭虞国,虞公及大夫井伯、百里奚皆为阶下囚,荀息夺回骏马和玉璧,奉还献公。

献公二十六年(前651年)夏,献公病危,召见荀息说:“吾以奚齐为后,年少,诸大臣不服,恐乱起,子能立之乎?”荀息允诺竭力辅佐,以死报答重托。于是,献公拜荀息为国相,主国政。九月,献公病亡,葬于今绛县槐泉村。

骊姬之乱

骊姬是春秋时山西人,本是骊戎首领的女儿,公元前672年,被晋献公虏入晋国成为献公的妃子,她使计离间了献公与申生、重耳、夷吾父子兄弟骊姬之间的感情,并设计杀死了太子申生,制造了“骊姬之乱”。

昏庸杀子

一天,献公出外打猎,骊姬派遣心腹到曲沃告诉申生说:“君梦见你母齐姜饥饿,来求祭祀,你应当赶快设酒食祭祀。”申生就在齐姜祠中设坛拜祭。祭毕,遣使将所祭的酒肉进给献公,这时献公田猎还未回来,骊姬把酒肉留在宫中,经过六天,献公回宫,骊姬暗将毒药放入酒肉中,进给献公说:“妾梦见齐姜饥饿来求祭,遣使命世子祭祀,这是太子特为君送来的酒肉。”这时献公举杯要饮,骊姬急忙阻止说:“从宫外送来的东西,怎不先尝试就吃呢?”献公将酒洒在地上,地立刻土松起堆,以肉喂犬,犬即中毒而死,骊姬佯装不信,又召小臣试吃,小臣也一命呜呼!这时骊姬佯装大惊哭泣着说:“天啊!好狠心的太子呀!国家迟早是他的,君年纪已老,难道就连残年也不能等待了,对自己亲生的父亲尚且忍心下这毒手,何况他人呢?以前君想废掉他,妾竭力劝止,没想到今天几乎误害了君。太子下这毒辣的手段,完全是疑忌我母子的关系,请君赐妾母子远避别国,以免迟早被世子杀害。”骊姬哭倒在地,献公气得不能说话,扶起骊姬说:“你起来,我一定公布他的罪状,下令讨伐这个逆子。”随即上朝下令讨伐申生。这时大夫狐突急遣心腹星夜赶到曲沃密报申生。申生叹说:“君父没有骊姬居不安,食不饱,我若自白无罪,骊姬必有罪,君父年老,假使因杀骊姬而寝食不安,是我伤害君父的心……”于是就向北稽首三拜,自缢而死。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zg/4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