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1. 首页
  2. 历史杂谈

红楼梦中在东施效颦的人是谁?谁是真的谁是假的?_新博国际平台首页

  怡红院,《红楼梦》中大观园的主景之一,男主角贾宝玉的住所,说到这个大家都会想到什么呢

  话说春秋时期,有一个美人,名叫西施,有着倾国倾城之貌,一举一动都很动人;只是天生体弱,有心口疼的疾病,一犯起病来,便用手按住胸口,紧蹙眉头。因为人人喜欢她,所以她这一副病态,在人们眼里显得妩媚可爱、处处动人。

  西施的邻村有一个东施,长得非常的丑陋,却整天喜欢打扮自己,看见西施紧蹙眉头让人喜欢,她便也学着那个样子做了起来。只是,本就丑陋的她,再加上这么一副样子,更显得不伦不类,让人讨厌了。

  所以,“东施效颦”的典故,讽刺的是那些没有自知之明,刻意模仿他人,最终遭受嘲讽的人。

  而在贾府之中,同样有这样一位“东施效颦”的女子。只是,有趣的是,这里面却有一真一假的两个人物,下面,请听小白为大家来聊一聊这个话题。

  “一假”:龄官的“东施效颦”。

  “龄官画蔷,痴及局外”,让宝玉惊叹不已,看的入迷,以至于天上下雨了,他不顾自己被雨淋,倒先提醒那个蹲在地上,一边画蔷一边哭泣的龄官。

  当然,最初看见龄官的宝玉,并没有这样的感觉,反而在内心里,对她生出了一种冷嘲热讽的感觉。

  如今五月之际,那蔷薇正是花叶茂盛之时,宝玉便悄悄的隔着篱笆洞儿一看,只见一个女孩子蹲在花下,手里拿着根绾头的簪子,在地下抠土,一面悄悄的流泪。宝玉心中想道:“难道这也是个痴丫头,又像颦儿来葬花不成?”因又自笑道:“若真也葬花,可谓‘东施效颦’,不但不为新特,且更可厌了。”

  只是显然,宝玉通过对她进一步的观察,渐渐明白了,她对那个“蔷”字所包含的深深情意。

image.png

  试想,若没有真的动情,她又怎么会忘我的将蔷字写上千百遍?又潸然泪下?

  写到这里,让我想起了曾经网上的一个段子,一个少女面对一个少男的邀约,内心忐忑不安,便掐了一朵玫瑰花,撕下一瓣花瓣便说一个去,再撕下一瓣又说不去;似乎,想通过上天来决定自己是否赴约。

  想来,龄官画蔷,同样是她内心处于挣扎之中的犹豫不决,是作为一个出身低贱的戏子,不知道如何面对贾蔷的爱意,该如何选择的烦闷。

  因此,从这里来看,龄官并非东施效颦,她的画蔷同黛玉的葬花,体现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行为。

  黛玉的葬花,是伤春、是感怀自我;而龄官的画蔷,更像是少年维特烦恼中的,那种哪个少女不多情的懵懂青春。

  “一真”:碧痕的东施效颦。

  表面上的怡红院,是一片热闹,充满欢快的乐园;然在这样一种表向下,藏着的更多的是为追求上位而处心积虑的勾心斗角。

  从宝玉梦游太虚幻境后,袭人凭借同他初试云雨,奠定了她在怡红院无人能及的地位;她的地位,在上,得到了贾母的认可;在下,得到了宝玉这个小主子的欢心。

  毫无疑问,我们不能否认,袭人的上位之路是成功的,在她与晴雯的争斗中,她抢先一步,通过抓住宝玉对欲望的渴望,而获得了他的信任。

  袭人的上位之法,自认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但我们从李嬷嬷、晴雯这些人的言语中,不难看出。她的丑事,在怡红院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并因此,出现了借鉴她上位的丫鬟。

  而这个人,便是碧痕。碧痕在怡红院中,算不上一等丫鬟,但至少,也是二等丫鬟的身份,不然,她也没有资格,能够服侍宝玉沐浴。

  而她,便是借着服侍宝玉洗澡的机会,学了一回“东施效颦”。

image.png

  宝玉笑道:“我才又吃了好些酒,还得洗一洗。你既没有洗,拿了水来,咱们两个洗。”晴雯摇手笑道:“罢,罢,我不敢惹爷。还记得碧痕打发你洗澡,足有两三个时辰,也不知道作什么呢?我们也不好进去的。后来洗完了,进去瞧瞧,地下的水淹着床腿儿,连席子上都汪着水,也不知是怎么洗的,叫人笑了几天。我也没那工夫收拾,也不用同我洗去。

  同袭人的手段相比,碧痕的做法诚然显得低俗、可笑,选择这样的时机干这样的事,只怕,面对众人的嘲讽,她自己都够羞的了。

  且不说她没有袭人在上层主子中的地位,就是有,如此的明目张胆,也是自掘坟墓、非常愚蠢的行为。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zt/458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