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1. 首页
  2. 历史杂谈

辞职亦学问_实博体育app

                                            ---读《魏书》记 36

    通览《魏书》,给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一个词是""。辞者,推辞、拒绝也。当然,这里要加一个限制,专指辞职、辞俸、辞赏。在今天的我们看来,这些,都显得那么遥远,那么不可思议。官职、俸禄、奖赏,都是人们平时梦寐以求而求之不得的呀,为什莫要屡屡拒绝呢?

以彭城王勰为例,仅有史料记载的辞谢就多达十次之多。

    "勰表以一岁国秩、职俸、款恤以裨军国。"(见《魏书》第574页)一辞也;

    诏封增邑一千户,勰辞曰:"臣受遇亲缘,荣枯事等,以此获赏,殊乖情愿。乞追成旨,用息谤言。"575页)二辞也;

    高祖不豫,诏勰使持节,都督中外诸军事,总摄六师。又辞;(576页)

    高祖病重托孤。勰泣恳请解朝婴。高祖乃手诏,世宗即位后如勰请辞,应照准;(577页)

    高祖即葬,世宗因以勰为宰辅,勰频口陈遗旨,请遂素怀。(577页)六辞也;

    诏增邑一千五百户,勰频表固辞(578页);

    勰频表辞大司马、领司徒及所增邑,乞还中山。有诏不许。(580页)八辞也;

    世宗召禧、勰、详等,引入见之于光极殿。勰云:"委臣以非据之任,故乞求上成睿明之美,下遂微臣之志。"580页)九辞;

    以勰为太师,勰遂固辞。十辞也。

    仅彭城王一人,请辞竟达十次之多,可见,在那个时候,请辞是件极普通的事情。古人这么做,原因无非有五:

    一曰功高震主,德隆动俗。古云:枪打出头,风摧秀木。屡蒙圣宠,招嫉必也。这样,后果就会很严重,不如来个激流勇退,见好就收;

    二曰自知平庸,主动让贤。人贵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已不是干事的料,占着茅坑不拉屎,只会招人恨。最明智的办法就是让贤;

    三曰居安思危,明哲保身。时时有颠坠之虞,自已须有危机感,这样,才能处处为自已留有充分的余地;

    四曰生性冲淡,无意功名。散淡之人多的是,只是因为被历史推到了这样一个位置。但功名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拖腿的累赘,不如一弃为快;

    五曰以退为进,争宠邀名。这当然是一种投机。辞谢一下,得到的反而可能更多。既可得超脱之清名,又可得世俗之实惠,何乐而不为呢?

    不管怎么说,古人能够做到固辞,巳属不易了。如今,这个词几乎已绝于耳。前些年,"辞职下海"嚷得倒是够热闹,但那是为了更大的利;近年,又有"引咎辞职"说,这又是无可奈何之举,真正能够主动让贤的又有几人呢?而我们所看到的,却大多是跑官要官,甚至为此不惜出卖人格;而一旦大权在握,便恣意所为,横征暴敛;既使一事无成,毫无政绩,犹自津津乐道,自我陶醉;及至到了黄昏末路,仍然老马恋栈,不肯让贤。

    何也?我以为有四点:

    一曰政治环境不利。因为当前干部制度本身所具有的巨大缺限,使得干部队伍管理杂乱无序,干部的进退缺乏科学合理的保障与约束。

    二曰社会心理不成熟。因为制度的缺憾,使得干部能上不能下;一旦下马,人们马上会问:他犯了什么错误?从本质上混淆了下马与落马的区别。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zt/510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