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1. 首页
  2. 历史杂谈

李斯有哪些经历?他为何会与赵高联合呢?_围棋对弈大厅

  在秦国,李斯一味逢迎秦二世,不敢提出反对意见,赵高独断专行,指鹿为马,一手遮天,加速了秦王朝的灭亡,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往下看。

  一、李斯的特色人生

  1、从厕鼠到仓鼠

  司马迁对于厕鼠和仓鼠所作的描写极其生动,细致地展示出李斯维妙的心理活动。厕鼠的存活艰苦环境,充斥着污秽之气,它的食材也污浊不堪,而且沒有安全防范措施,时常遭受干扰。

  仓鼠则不一样,它生活在房子当中,吃着仓中的谷物,沒有外部干扰。李斯那时候为郡县吏,影响力不高,受人迫使,他以厕鼠自喻,而且立誓要更改这类存活情况,不做厕鼠做仓鼠,过上富贵荣华的生活。李斯把仓鼠做为自身的仿效楷模,而在先秦文学著作中,耗子基本上全是做为令人讨厌的背面品牌形象发生的。

  2、李斯把趋利作为人的本性

  李斯是荀子的学生,他的这位老师荀子同样对老鼠抱着鄙视的态度。韩非和李斯都是出自荀子门下,并且同是法家人物。韩非虽然和李斯都是荀子的学生,但是,韩非却对老鼠深恶痛绝,而不是像李斯那样要做仓鼠。

  社指土地神,往往植树以为神主。社鼠是穴居社树中的老鼠,古代人把社树视作仙树,害怕对它有分毫损害,因而,托身于在其中的老鼠也就遭受庇佑,大家对它万般无奈。韩非把欺君邻居扰民的内臣比成社鼠,她们利用在君主身旁任职的便捷标准,掠夺民财,迷惑君主。

  韩非对社鼠,痛恨之极,必欲除之而后快。假如换掉张仪,他会对社鼠羡慕不已,由于社鼠所居之处比小仓鼠更安全性,而且还能够享受大家献给社神的贡品,真是是仙人过的日子。李斯既然羡慕仓鼠,对社鼠自然会心向往之。

  李斯和韩非出自同一师门,对老鼠的态度却截然相反。战国士人择君而仕,士无定主是普遍现象,李斯在审时度势、权衡利弊之后,把秦国作为自己谋求发展的场所,表现出他的清醒和明智。

  由对人性的这种理解出发,李斯把人生的价值定位在荣华富贵的获得,而把卑贱穷困,既无权势又无财富看作人生的耻辱和悲哀。李斯把趋利作为人的本性,继承的是荀子人性恶的观念,不过李斯并不认为人的趋利是恶,而是强调它的必然与合理。

  李斯针对人的本质是趋利的观点尽管本于荀子,但对人的趋利欲望怎样处理的难题,却和他的教师分向扬镰,明确提出迥然不同的认为。

  李斯的梦想作小仓鼠,颠覆了先秦文学的耗子意象原形,把它由负面信息意象变为正脸意象。实际上,李斯及其此前的张仪、蔡泽等追求完美富贵荣华的人生道路趋向,非常大水平上也是对传统式价值观念的颠覆。

image.png

  二、李斯仓鼠梦的实现

  1、牵黄犬、逐狡兔

  李斯在任郡小吏时立志做仓鼠而不做厕鼠,是名缓利索迷住心窍,陷在欲望的深渊中无法自拔。如今大难临头,回想起贫贱时的狩猎生活,又感到无比留恋。李斯的以上感叹,是人的本性的醒悟,是在历经官路弯弯以后总算找到自身,但为时己晚。

  那麼,李斯是如何由想当小仓鼠追求完美荣华富贵的人,变为赵高的锒铛入狱、刀下鬼,并引发出这般凄凉的人生思考,对于此事,司马迁在《左传·李斯本纪》中作了实际栩栩如生的描述。

  李斯初到秦朝,起先投靠到吕不韦门内,获得吕不韦的器重、任为郎。秦一统天下之后,拜为垂相,达到他人生的鼎盛期。

  2、李斯上位后的思想变化

  这时的李斯不但位极人臣,而且与皇室联姻,成为皇戚国舅。李斯早年要当仓鼠的梦想实现了,他确实变成一只仓鼠,并且是型体粗大、毛皮光泽度的仓鼠,过着钟鸣鼎食的日常生活。应对自身大家族赫赫有名极其的景象,李斯有一些忧虑,又有一些迷茫。

  忧虑的是盛极而衰,担忧那样的局势无法长久。他想到自身的教师荀子说过得话,大脑还很保持清醒,沒有在强盛的景象眼前目空一切。李斯又有一些迷茫,他尽管是朝中较大 的一只仓鼠,坐享富贵荣华,但却找不着将来的归宿。

  人的物欲一旦得到极大的满足,如果没有更高的精神追求,必然会陷入空虚和迷茫,李斯就是如此。他虽然深明盛极必衰之理,具有忧患意识,但并没有急流勇退,因为他无法割舍已往梦寐已求,如今己全部到手的荣华富贵。他无法超越自己,只好继续当仓鼠,过着既富且贵的享乐生活。

  三、李斯与赵高的博弈

  1、贪恋权势被赵高摆布愚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zt/514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