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历史杂谈

home88必发lg官网_欧阳修的《卖油翁》的背后藏了什么?熟能生巧只是只是最浅显的道理!

  欧阳修的《卖油翁》你知道吗?不知道没关系,趣历史小编告诉你。

  01

  中学课本有篇欧阳修的短小精悍的小文《卖油翁》,讲“陈康肃公”箭射的好,傍观一个卖油翁不以为然。

  置一葫芦地上,中有小孔的铜钱盖在葫芦口,用杓子把油倒进葫芦,铜钱不湿。

  老翁得出结论:只是手熟罢了,和老头子我倒油一个道理。

  当年老师中心思想结论是:熟能生巧。

  这个陈康肃公叫陈尧咨,给学生们一个印象,肯定是个武将。

  其实他是地地道道的读书人出身,是宋真宗咸平三年的状元郎。

  据统计:历史上共649个状元,大宋120个。

  这是人尖中的人尖,学霸中的学霸。

  陈尧咨文武双全,喜欢骑射,箭术超群。

  他射箭常用铜钱挂在树上当靶子,一箭穿过钱眼。

  他也以此为傲,在同事朋友间自夸。

  欧阳修和陈尧咨是同代人,写这种文章,其实更有笑话武将们的本事,没啥子了不起嘛!

  惟手熟尔。

  真正的大丈夫是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儒家读书人!

  名相韩琦说过:“什么叫好男儿?东华门外唱名才是好男儿!”

  ——中了进士在东华门上唱名这荣耀,才叫男子汉!

  陈尧咨同学不夸耀自己的文章,却吹嘘自己的射箭术,那些博学巨儒很不以为然。

  陈尧咨镇守荆南回来,老母亲问他:你在任上都做出了什么业绩,怎么为人民服务?

  尧咨得意洋洋道:“荆南是交通要道,人来人往。差不多天天都有宴会。我每回表演射箭,大家没有不佩服的。”

  老夫人大怒:“你爹送你去读书,中了状元。是叫你忠心为国,教化百姓仁义善良。你天天玩射箭这种东西!这是你爹的意思吗?”

  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啦!抡起拐杖就打,把小陈佩带的金鱼挂饰也打碎了。

  宋真宗曾经打算给尧咨武职,陈母不肯,作罢。

  这个就是大宋重文抑武的长期政策的后果。

  整个社会推崇读书人,中了进士,高官大户,皇亲国戚,都在进士榜下找女婿。

  范进中举,立马有房,有钱,有人,和大宋朝同样一个道理。

  宋真宗亲自写诗道:

  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栗。安居不用架高楼,书中自有黄金屋。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男儿欲遂平生志,五经勤向窗前读。朴实无华,非常接地气的劝学篇。

image.png

  02

  宋朝有一家几进士,兄弟双状元等荣耀事。

  陈尧咨的家族,就是顶极考试高才生,他们家的荣耀,大宋朝属第一。

  他们家是四川阆中人,陈尧咨的老爸陈省华,官到谏议大夫。

  长子陈尧叟,太宗端拱二年(989)年状元。

  次子陈尧佐,端拱初年(988)年进士,这两个都当过宰相。

  老三,就是陈尧咨,天雄军节度使。

  女婿傅尧俞又是状元!

  陈门四状元,天下传颂老陈家的门风,无不啧啧称羡。

  即使几个儿子都是大官了,陈省华还是严格要求。

  客人来访,老陈摆出“封建家长”的派头,自己端坐在大厅中央,请客人入座。

  三个儿子站成一批,恭敬严肃陪客。搞得客人如坐针毡。

  试想想你到老陈家喝茶,一个总理,一个财政部长,一个军区司令,站边上听你吹牛。

  有几个人坐得住?

  三个儿子这么有出息,陈老那是有资格摆谱,绝对教子有方。

  陈尧咨有一匹烈马,会咬人踢人,根本不能骑。

  陈老一天到马园子,这匹马不见了。

  问养马人,说是老三卖给一个做生意的外地人了。

  陈老急忙把尧咨叫来:“你武艺这么好都治服不这匹马,你叫别人怎么养?你这是移祸他人嘛!”

  叫尧咨赶紧把钱还给人家。

  最后,这匹马就在陈家享受天年。

  大宋朝五品以上三品以下穿红袍,官位没达品位赏穿红袍,是一种荣耀。

  为表彰陈家,老大陈尧叟才进仕途,真宗皇帝同一天把陈省华和陈尧叟提为秘书丞,赏穿红袍。

  父子同一天受到这种奖励,是殊荣,千古传颂。

image.png

  03

  陈省华家教这么严,三个儿子的成绩单这么优秀,政绩也不错,性格却不一样。

  老二陈尧佐最适中,不急不缓,做实务非常拿手,了不起的水利专家。

  他活到八十二岁,比父亲兄弟都长寿。

  老大陈尧叟性格比较软弱,澶渊之盟订立前,得知辽国大兵压境,陈老大建议真宗跑四川去。

  被寇准这个硬汉子怒骂:“该杀!”

  老三陈尧咨,性格最为刚毅,最有勇气,甚至有点欺负人。

  他天性好武,脾气暴躁,完全是个武将的料,鬼使神差成为状元,但并没有改变他好动,喜欢飞马骑射的本性。

  他在好几个地方任职,做出过不小的贡献。

  比如在长安,当地土地多是盐碱地,水也是咸的,不适合种庄稼。

  陈尧咨兴修水利,疏浚龙首渠,把水引进城里,大大方便了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

  在郓州时,疏通新河,一路清理沉积淤泥,把积水导出城。

  看来陈家有水利工程的基因,老爹陈省华、老二陈尧佐都是著名的水利专家,老三小试牛刀,也成效显著,有模有样。

  并善于举荐有本事的寒门素士,大为真宗皇帝欣赏。

  或许应了那句老话:性格决定命运。

  从他进入仕途就不大顺。

  曾经担任主考官,有人在考卷上作记号作弊,牵连到他,下放地方去工作。

  从此在各地奔波,比较少担京官。

  04

  陈尧咨在长安永兴军时,排场非常大,出入仪仗威严,几列雄纠纠的大汉护卫着他,相当地横行霸道。

  军械库的大门开得大大的,也不理。

  对手下非常严厉,小小事情不满意,就是大棒伺候,经常发生打死人的事。

  这样的领导,可想而知的盛气凌人。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zt/5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