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历史杂谈

home88一必发官网注册_水浒传第十四回有哪些情节?该怎样评价呢?

  水浒传第十四回

  “吴用”,这个名字明晃晃地刻在正文第十四回上。

  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两个宋体字在面前抹开时,脑袋中显现一个想法:多滑稽纠结的名词,外号“智多星”的先生竟取了个这么懦弱的姓名。而当我合上书本的那一刻,心中难以相信,作者取名在某种意义上达到了人如其名的境界。吴用的无常是他无用的根本,他的无用是存在的。

  人们普遍知晓吴用是梁山排名第三,出谋划策的军师。他满腹经纶,足智多谋,常以诸葛亮自比,道号“加亮先生”,掌管着山寨的机密。在他的生涯中,智取了大名府梁中书给蔡京献寿的十万贯生辰纲,宋江酒醉写反诗被捉后用计劫法场,利用双掌连环计攻克了祝家庄,假扮算命先生把“玉麒麟”卢俊义骗上了山,后用无头帖子和大火救人,另外辅佐征伐辽国,功绩显著。

image.png

  每当吴用出场,越发觉得这个人渗出一股子超人的气息,如同一颗天机星,欣然自若地屡出奇言。不少人憧憬地认为,吴用就是那个时代的博士,是梁山智慧的代言人,他的名字只不过是作者开的玩笑,平添的一点儿笑料罢了。

  所以我总不忍心再回顾文字中透露出的小瑕疵。

  施耐庵在塑造吴用时微妙地定了性。吴用的出场就很有意思,是一个既像秀才又像兵的形象。这个形象暗示着他不中第的命运,迫切希望成才的心情在受到王伦的启发后得以释放。吴用选择走速成道路,想迅速成名成家,这也就为今后他本身的问题作了一个开端。的确,他很快上了梁山,让周围人对他的本事心悦诚服。

  然而,“非求益者也,欲速成者也”。吴用特别喜欢说“等我略施小计,就让某人上当”,结果往往是牵扯进了自己或伙伴。这种速成伴随着速败,就像是一个学生面对无数次考试,得到高分洋洋得意,下一次便考砸,低落的心情中再次奋斗,再次成功,演变成一种红绿交加的股市走向。

  表面上,吴用最大的亮点就是用计,最典型的事件是“智取生辰纲”。其实这个案例,在他一开始带着伙伴住店的时候就写下败笔了。店老板登记姓名时,吴用抢上前说一行人姓李,木子李。这些好汉都是当地人,就算你不报上自己的名号,城镇里朝夕照面的人也都知道你的身份,何况是已经有名气的好汉们。

  而且,吴用自己也是人尽皆知的,他每天都任职教师,孩子们的家长心里就纳闷了:“先生什么时候姓李了?”反倒给人留下稀奇古怪的印象。之后老板询问是哪儿人,原意是给个台阶下,谁料想,吴用操着本地口音回答他们是从外地来的,简直是放着证据让别人抓,造成了虎头蛇尾的结局,劫得很漂亮,遛得那叫个不美观。

  这种事他干的还不止一件。比较出格的,是伪造书信的那一回。当初,宋江在酒楼写反诗被捕,吴用以知府父亲的名义写信来完善劫人的计划,落款却写了父子之间绝不可能用到的讳称,直到“神行太保”戴宗撒丫子跑出好远才发觉,连声叫苦,考虑得实在不周到,恰恰更加证明他虎头蛇尾的性格。

  甚至是在操纵卢俊义上下梁山的过程中,本该派人跟着的时机却大撒手,等卢俊义涉险被救出后,方想起漏掉的那一步,“玉麒麟”险些葬身山下。

  客观来说,正是因为计谋的单一和实力的不济,他在军师的座位上破绽百出。他一生的写照只有四个字——且顾眼下。就连朝廷招安的事,在吴用的策划下越来越离谱,对话发展为战争,最后由宋江出马才收场,商议的结果也没有达到吴用一开始的目的。

  这样看来,吴用只是善于运用小聪明,而无大智慧了。

  很多时候,在学习生活中,时不时会发起思想的战役。做一个好学生,无疑是要懂得运用战术。但很多时候,我们要对小聪明和大智慧进行选择,不一味只求其一。吴用的“性格决定命运”验证了这一点,在水浒那些事里刻下了最深,最耐人寻味的痕迹。

image.png

  概括:晁盖假装刘唐是自己外甥,雷横放了刘唐。

  刘唐想从雷横那夺回晁盖送的人情,晁盖将刘,雷劝开。

  吴用加入劫财团伙。

  雷横逮捕刘唐。雷横方面有滥用职权之嫌疑。刘唐睡在灵官庙(怎么了,又没用你家被子)本身是没有问题的,形貌异于常人(天生丽质难自弃)也不是理由。然而雷横逮人理直气壮,可见古代官府的权力之大。刘唐就算心里有鬼,也只是犯罪未遂,确切地说,犯罪被英明神武的大宋民警预防于源头。没有晁盖,刘唐只是会多一通麻烦,书中写的英明之先时文彬不会为难他。晁盖包庇刘唐,帮的忙不大,片头诗用仁慈形容晁盖,不合适。

  刘唐亲信晁盖,一股脑把来历目的向个陌生人说了,包括“献一套富贵”,显得太憨厚了。之后晁盖才自报姓名。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zt/9217.html